§ 冷蔵庫 §

~ The Refrigerator Story ~

回想




昨天做了好幾次儀式,不間斷地休息又儀式。(含燒一些櫃子什麼的給阿嬤)
然後搭了靈堂,親戚們輪流守夜,直到凌晨四點大家起床,從各個地方來到舊家。
大部分的人都沒吃早餐,我也只喝了一點鮮奶。天還沒亮就開始移柩,原本在客廳的棺移到了外面的靈堂,四周擺滿了花。

天色越來越亮,也越來越多人來到靈堂,只是我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人是真心為阿媽的死感到難過。

接下來是一連串的儀式,不認識的親戚們(似乎是阿媽娘家的人)一批一批跟著主席的話上前磕頭拜拜。接著輪到長子長孫、然後是阿媽的女兒們和我們這些下面的孫子孫女。

我第一次看到我媽媽和其他親戚們哭成這樣,尤其當主席說一連串什麼”媽媽一手把你們帶大”之類的,然後將麥克風移到阿姨們的面前說”叫聲媽媽”,她們全都不約而同地哭喊”媽---!!”這一幕我想我一輩子都很難忘記。

接著又是其他不認識的人來磕頭,然後主席說休息時間,大家跑去吃點粥。
之後的行程是繞著棺木走,其中最難受的是持續很久的其他代表致詞和上香,全部的親屬都站在棺木兩旁,每一個人上香就要鞠躬一次,而且我腰的毛病又發作了,加上腳又痛,這樣大概持續有二十分鐘。

最後準備釘棺,放上木樁,抬離了會場,這時大家都邊哭著看著他們在封棺。
接著大家跟著靈車,走了一段路,天空還下著雨。頭上帶著的很像蓑衣的東西已經濕透了,摸起來還黏黏滑滑的。
大家上了車,開到不遠的山裡,從這邊開始就不能夠說稱謂和名字了。

因為有些人的生肖相沖,所以暫時不能深入到阿嬤的墳,我們其他人就先進去了。阿嬤的墳往下看的視野很好,相信她在這裡長眠是個不錯的選擇,美中不足的是旁邊有個發電機很大聲。
所有人都上完香拜拜之後,離開了墳場,返回舊家,開車開到一半又停了下來,走了一段路回去,這整個途中都有警察們來幫忙,真的很感謝他們。
到家之後大家吃了一頓飯,除了我們之外的其他人都離開了,剩下來留在這裡的人不是休息,就是在整理家裡,少了棺木之後的客廳又恢復到了過往的空蕩。
也許直到阿嬤的棺木被埋進墳裡之後,我才真正體會到"這個人已經不在這裡了"這件事。

說到這裡,在阿嬤過世的那個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到我騎車騎到阿嬤的舊家去,屋裡一片漆黑,什麼也沒有,我騎車穿過了牆壁,從後院騎到大門,夢裡的大門還是過去道路還沒拓寬那時候的樣子。我看到阿嬤從右邊走了過來,阿嬤看到我說:「你怎麼在這裡?(台語)」,然後我們聊了幾句,內容已經記不得了。

我說:「啊阿嬤妳身體怎麼樣啊?」她說:「喔還好啊,只是還有點不舒服,要先去休息了。」我:「好啊那你先去休息。」然後我就醒了,我起床之後覺得很神奇,本來打算等我媽下班之後告訴她我夢到阿嬤,結果中午就收到我媽的簡訊說阿嬤昨晚十點多過世了,她說也許是阿嬤來跟我道別吧。

我哥昨天才說,他在阿嬤頭七那晚被壓,覺得有人在看自己,因為他不敢睜開眼睛看所以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阿嬤,不過就姑且這麼相信吧。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