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蔵庫 §

~ The Refrigerator Story ~

[妖夜綺談] 異聞五




今晚的月色真美,春瀾這麼想。

澪華映希告知一聲後,帶著和平時一樣變化成髮簪的沫冬,趁著夜深人靜時外出散步。今晚的氣溫是入冬後最冷的一天,加上現在時間已經是逼近子時,街道上已經沒有任何的行人,厄除也許也不會想在這麼冷的夜晚出來巡街吧,因此春瀾連遮掩白髮的披風都沒有帶上,就這麼出門了。

或許是體內雪女的血液正在興奮著,她的心情非常之好。

「難得可以正大光明地走在街上呢,沫冬。」

「小姐說的是,不過以防萬一,還是要注意一下才行。」沫冬的聲音從頭上傳來。

「那麼注意的事情就交給你囉。」春瀾笑著說。

「是的~!小姐請盡情地放鬆吧。」

語畢,突然間春瀾在轉角處看見一道人影,馬上躲進一旁建築物的陰影中。

「可惡......才剛說完,怎麼就這麼剛好有人。」她小聲地咋舌,果然在外面還是不能太放鬆警戒。

「小姐放心,那個人好像沒有發現我們。」沫冬冷靜地小聲告知。

「......等等,那人的樣子有點古怪,我要再靠近一點。」

從背影看來似乎是一名女性,但是走起路來搖搖晃晃,活像是喝醉一般,頭髮異常地凌亂,並且衣衫不整,口中還念念有詞,但是更讓春瀾在意的是.......

她咬咬牙,輕手輕腳地又更靠近了一些。



更詭異的是,這女人的身旁圍繞著一團黑色之氣,她很清楚這是人類將要入魔的前兆,只是一般人類看不見它。

如果不趕快阻止,入魔後便很難處理了。

「嗚.....啊.....嗚嗚......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啊啊......嗚.....」女子一邊聲嘶力竭地哭著,一邊朝著不遠處的宅邸走去。

(雖然這根本不關我的事,但是萬一這女子做了什麼事引來厄除,勢必我自己也難以脫身......)春瀾在心中如此盤算著。

「...啊.....你這個負心漢.....都忘了.....你曾經是怎麼和我說的......嗚嗚....啊......居然就這樣拋下我.....」

女子緩緩地來到一間看似華麗的大宅前,非常憤恨地用指甲刮著木製的大門,嘴裡依舊念著「殺了你......絕對要殺了你........」

眼看著黑色的霧團漸漸侵蝕著女子,春瀾從陰影處走了出來。





Gern9hhp
點圖放大

「快住手吧,」春瀾盯著那女子道:「這麼做毫無意義。」

女子頓了頓,緩緩地轉過身來,只見她的皮膚已經發黑,臉上殘留著淚痕,相信任誰看到也會於心不忍。

「妳.......是誰...?」女人沙啞的聲音顫抖著。

「我是誰不重要,」春瀾道:「如果妳還有自我意識的話,就打消那個念頭吧。」

「....小姐,對已經半魔化的人這麼做是沒有意義的......」到剛才為止一直沉默的沫冬小聲道。

「..............你別說話。」


「妳.....又懂我什麼..........」女人用雙手摀住自己的臉,「妳是那賤女人派來的嗎?!」突然間女人放聲大吼,春瀾依舊不為所動,絲毫沒有被她的聲勢所驚嚇。

「不管妳再怎麼怨恨那個男人,他終究不會是妳的。」春瀾腦中浮現一個人影,只是皺了皺眉,將影像從腦中消除掉。

「少囉嗦!!!那個男人騙走了我的全部!!!」女人嘶吼著:「那傢伙說要和我在一起!!!我還---我還懷了那傢伙的孩子!!!!」

春瀾默默地聽著,不發一語。

「結果那傢伙!!跟一個千金小姐跑了!!!那對狗男女--!!!」女人吼著,空洞的眼神裡流露著痛苦與悲哀,還有無盡的淚水。

「誰都別想阻止我!!!那男人的命是我的!!!我要他和我們母子倆一起下地獄!!!」女人身上的黑霧已經快將她整個人給侵蝕殆盡。







「.................所以呢?」春瀾冷冷道。

「什麼?!」逼近瘋狂的女人聽見她的回答愣了一愣。

春瀾一揮手,一道極寒的凍風撲向女子,彷彿是打了她一巴掌似的,令她整個人倒臥在地。

「......我說所以呢?!」春瀾喊道,腦中浮現出母親溫柔的臉龐。

「那男人不愛妳了,那又如何?妳就算真能殺了他們,那又如何?」春瀾步步逼近跌坐在地上的女子。

「妳肚子裡還有個孩子啊!孩子是無辜的,妳做為一個母親,竟然想帶他一起尋死?」她停在女子的面前,用銳利的眼神看著她,女子只是回望她,不斷流著淚。

世上每個母親,都該是愛著孩子的,即便是身為妖怪的母親也是如此。沫冬非常清楚平時冷靜的春瀾為何如此氣憤。



春瀾跪了下來,輕輕地抱著已經半魔化的女子。

「?!」

「這樣就可以了.......別再去管復仇........」春瀾道:「妳只是普通人類女子,又懷有身孕,別去做殺人這樣罪孽的事情.......」

女子身上的黑霧奇蹟似的漸漸散去,已經黑去的肌膚漸漸變回人類該有的膚色,只是身體太虛弱而顯得蒼白。

女子昏了過去。

「殺人這種事.....讓妖怪來做就行了......」春瀾小聲地說著。

「小姐,妳真的打算替她殺了那兩個人?」沫冬道。

春瀾將昏過去的女子拖到一旁,拍了拍裙子站起身來說:「當然沒那個打算。」

「诶?!那麼.......」

「我不想無謂地殺人,不過........」春瀾看著眼前深鎖的大門,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道。







「拋家棄子的男人,我最看不順眼了。」






-----------------------------------------------------------------------------------------

隔天在早報的標題上寫著大大的字,"某某富商宅邸遭到冰封,初步懷疑是怪異所為",下方的照片中映照出整個宅邸被厚厚的冰給團團圍住,不少民眾圍觀,還有屋主和厄除們慌忙失措的樣子。

「春瀾小姐、春瀾小姐!妳看過今天的報紙了嗎?」沫冬拿著早報在桌上跳著。

「不用看也知道是怎麼回事,」春瀾梳理著長髮,頭也不回便答道:「昨晚耗費我不少妖力,那道冰牆在這樣的寒冬加持下,沒十天半月是化不掉的,在這期間誰也別想出去。」

「不愧是我家小姐,現在那負心漢肯定急得像鍋上的螞蟻。」沫冬邪惡地笑著。

「..............不知道那位婦女後來怎麼樣了。」春瀾停下梳理頭髮的動作。

「一定是過得很好吧!經過我家小姐的提點之後肯定頓悟了!」沫冬蹦跳至春瀾身旁。

「但是小姐,有件事沫冬得告訴妳。」

「?怎麼了,沫冬?」平時瘋癲的式神突然認真了起來,讓她倍感疑惑。

「小姐請千萬別做出傷害自己的事情啊,不只是沫冬我會傷心,我想盼雪大人也一定不希望妳痛苦的。」沫冬露出傷心的笑容。

「.....................我知道。」她微微笑著,伸出手摸摸沫冬的頭:「謝謝你,沫冬。」

「對了,你能去幫我泡杯茶嗎?」

「當然!沫冬這就去做!」小小的式神用樹枝做成的手逗趣地敬了個禮,蹦蹦跳的離開了房間。

「...............」剩下獨自一人的春瀾,她沒有繼續手上的動作,只是靜靜地坐著。







「.......如果父親也做了那樣的事........我是不是也會變得像那位婦人一樣呢.....」她有點落寞地笑著。


也許只是,希望有個人也能阻止自己崩壞吧。


異聞五 END


Seife9ca

我家小姐初長成的沫冬wwwwwww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