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蔵庫 §

~ The Refrigerator Story ~

[妖夜綺談] 詛咒的顏色





自有記憶以來,他們一家人就一直居住在村子的角落。

母親總是不准她離開家,最多就只能在家門口玩皮球。偶爾會有村裡的孩子們來欺負她,朝她丟石頭、扯她的頭髮,有時還故意弄髒她的頭髮,嘴裡還不斷怒罵著。

『妖怪!去死吧!』『跟老婆婆一樣的頭髮!好奇怪!』『妖怪一家!』『從村子裡滾出去!』『我爸爸就是被你們妖怪殺死的!』

『你們亂說!我媽媽才沒有殺人!』小春瀾全身傷痕累累,還有不少髒淤的印記,雪白的頭髮如今雜亂且沾滿泥土和沙塵,即便如此她還是努力大喊著。

『我媽媽最漂亮了!!才不像你們的媽媽都是醜八怪!』話還沒說完,一粒石子就砸中她的額頭,她往後跌坐在地上。

『吵死了白髮妖怪!』『居然敢罵我媽媽!看我打死妳!』一時之間那群孩子全都衝上前來對她拳打腳踢。



『都給我住手!』一道尖銳的女聲劃破了汙濁的空氣,所有人的動作都停了下來。



站在那的,是母親。


『糟糕!女妖怪出現了!』『大家快逃!』『跑太慢要被吃掉的!』一夥人看見母親便溜走了,只留下滿身髒汙和傷痕的小春瀾坐在泥地上。

母親冷眼看著那群落荒而逃的孩子們,直到確定他們走遠後,才小跑步來到小春瀾的身邊,跪在地上查看她的傷勢。



『媽媽.....好厲害,一下子就把他們嚇跑了....』小春瀾努力地擠出笑容,儘管臉頰上的傷口在隱隱作痛,也不能夠讓媽媽擔心。

『春瀾.....為什麼不逃呢?』母親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顫抖地捧著她受傷的小臉道。

『因為他們說媽媽殺人........春瀾最喜歡媽媽了......媽媽才沒有殺人.....』小春瀾理所當然地說。


母親卻突然地抱住了她。


『對不起.......』

一邊哭泣著、顫抖著的母親。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害的....都是我.....』

『媽媽.....?』小春瀾不明白母親為何哭泣,只是輕輕撫著母親的背。『春瀾已經不痛了,不是媽媽害的.....』

『為什麼....為什麼連妳也是.......』她感覺到母親正撫摸著自己的頭髮,『這種詛咒的顏色.....為什麼連妳也.......』


『對不起....沒把妳生得和一般孩子一樣......』


母親哭了好久好久。

她唯一記得最清楚的是,母親在最後和她說的那句話。





『對不起,讓妳和我一樣.....是個妖怪。』


B6me4g8e


《詛咒的顏色 END》

角色主頁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