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蔵庫 §

~ The Refrigerator Story ~

[妖夜綺談] 啟程之前





夜晚,人們紛紛點起燈,無數的光點凝聚在一起,彷彿是地上的星星一般,閃耀著橘紅色的火光。

在距離人類村莊不遠處的山上,一間簡單的木製小屋屋頂上,坐著一名女子。她身著酒紅色和服,手中拿著茶杯,似乎正在欣賞山腳下的景緻。

最顯眼的是她那一頭雪白色長髮,此時被染上了夜晚的顏色,卻絲毫不減她的美感。

「啊.....在夜晚的屋頂上欣賞風景,果然是人生一大享受呢。」說著說著她啜飲了一口手中的茶。

奇怪的是,如今已是寒冬,但女子手中的茶卻沒有散發出熱氣,反倒是和冰冷的湖水溫度差不多,而女子身上看似除了一件和服外再無其他禦寒衣物。

「雖然人類的燈光很美,但依舊比不上天上的星星啊。」因為人類的燈光都是橙黃色的,看著看著總覺得心裡也暖起來了。

(只有發出冷白色光芒的星星才屬於我吧。)女子想著,身子向後倒去,整個人躺在屋頂上,眼前唯有一片延伸到天空盡頭的黑色畫布,還有數不盡的白色星光。

「父親.....您究竟到哪去了呢.....?」丟下她和母親,就這樣再也沒回來、再也沒出現在她們面前。


就連母親死去的時候,也不見他的身影。


「......想到明天就要離開這裡,真是捨不得啊。」她嘆了口氣,眼中也蒙上一層陰影。



前些日子到村裡採買物資的時候,碰巧遇到市集的大嬸們在聊八卦,起初她並沒有任何興趣,正想轉身離開的時候,卻聽見她們所談論的事件,居然是和多年前她母親的死有關。

心急之下她趕緊湊上前詢問,『請問,妳們所說的是多年前厄除圍剿雪女的事情?』她稍微將帽沿往下拉低,在這裡暴露就不好了。

『哎呀,是啊,聽說那位帶領厄除大人們前去圍剿的有心人士,最近賺大錢發財了呢,真是老天有眼。』

『就是啊,那種妖怪應該盡早從世界上去除才好。』

春瀾在陰影中嘲諷地笑了笑,果然人類都是一群膚淺的傢伙啊,只不過和自己不同種族,就要抹殺它們的生存權利嗎........

如果真的老天有眼,這些喪盡良心的人類才應該最先消除吧。


明明我們什麼也沒有做。

什麼也沒做的母親,卻被人類殺了。春瀾咬了咬牙,手緊抓著披風。

現在要趕緊問出那人的下落,別被情緒牽著走。她告訴自己。


『能否請問那位"有心人士"現在到哪去了呢?』

『好像在帝都娶了個藥商的女兒,繼承了龐大的家產哪,聽說藥行也經營得不錯,幸虧他擺脫了雪女的糾纏,才有今日的成就----』

『是嗎......多謝您告訴我這些,那麼再會。』不等婦人說完,春瀾行了個禮,轉身就混進人群裡離開了。

(在帝都是嗎........)

一股負面的情緒在她的心裡蔓延了開來。

那個害得她家破人亡的人類......無論如何都要拉你下地獄去和母親謝罪!

(不過在殺了他之前,還得先問出父親的下落才行......)她在心裡暗暗想著。


--------------------------------------


『春瀾。』腦中響起記憶中父親的聲音,到現在也已經許多年過去,這唯一能懷念父親的媒介依舊清晰。

她早已不記得父親的樣貌,但是她曾經發誓,只要找到父親,她一定能夠第一眼就認出他來。

『爸爸~!』小小的自己奮力地朝著男子的方向跑去。

『春瀾。』父親溫暖的大手輕撫著她小小的腦袋。


『好孩子,春瀾,有件事妳一定要記著,好嗎?』

『只要是爸爸說的,春欄都記得住!』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永遠都是愛著春瀾和媽媽的,知道嗎?』她忘記父親此時是用什麼樣的表情說著這句話,但是她寧可去相信他所說的是真的。

『嗯!春瀾也最愛爸爸了!』




「父親.....明天我就會出發去找您了,之後我們就可以.....再像從前那樣一起生活了。」

「等著我.....父親。」

「今天就早點睡吧,明天一早還得趕路呢。」春瀾一口飲盡冰冷的茶,隨後自屋頂一躍而下,回頭望了一眼山腳下摺摺生輝的燈光,她低下頭,轉身走進屋裡。





『妳是妖怪,妳是雪女,即便妳再怎麼有善心,妳的血依舊是冷的。』

某個男人曾說過的話語,低低地在她耳邊迴盪著。

「......是啊.....我就連你的手也無法溫暖呢,_______。」躺在床上,春瀾握著自己冰冷的手,漸漸地陷入睡眠。


母親,這名字真是不適合我啊。



《啟程之前》完。


後記:

因為下禮拜期中考,所以沒空畫圖,姑且寫個到帝都之前的故事。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