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蔵庫 §

~ The Refrigerator Story ~

[APH] F=ma




APH新年百題企劃


APH衍生

CP:香灣,現代向




F=ma




00

記得曾經有個人說過,人與人之間有個既定公式。

但是灣已經想不起來了,就連那個人是誰也記不得了。

01

寬大的辦公室裡,一名少女埋首在成堆的文件當中,手中的筆不斷地簽著字。
室內幾乎一塵不染,書冊全都整齊地排在書櫃上,窗台上的小盆栽被風吹得左搖右晃,看起來毫無生氣。

辦公室裡安靜得只剩下紙張被吹動的聲音,還有筆在紙上摩擦的窸窣聲。

突然一道敲門聲劃破了寧靜,但少女連頭也不抬,道:「請進。」

「打擾了。」進門的是她的秘書,上一任的秘書離職後本來她不打算再聘雇的,原因是她一直認為就算只有自己一個人也能夠把事情做到完美,然而工作量實在太大,她一個人實在無法負荷,只好聘雇了現在的秘書。

「灣小姐,有您的電話。」一旁的秘書小姐拿著電話走到她身旁,她隨手接過電話道了聲謝,將電話拿到耳邊正要開口說話,看見一旁站立著望向自己的秘書,她心中不免有疑惑。

「還有什麼事嗎?」她說。

「啊,不....沒什麼,只是覺得灣小姐您做事真的很認真......」秘書一臉慌張的樣子,自己的臉看起來有這麼恐怖嗎?灣如此想著。

「我只是做我自己該做的事,妳也趕緊下去忙吧。」「是、是....!」

看著匆忙逃離現場的秘書,灣深深地嘆了口氣。



「怎麼了嗎?灣小姐。」電話那頭的人突然間出聲,灣這才驚覺自己完全忘了這回事。

「不......沒什麼....」

「是嗎,在下是本田菊。」對方平靜的聲音稍微將她拉回現實。

「我知道。」灣同樣平靜地說。

怎麼會忘呢?曾經有過的那些日子…

記憶對於她來說只是一道無法掙脫的枷鎖罷了。化身不能算的上是人,因為他們並不會死,為了承載著這片土地的記憶與歷史。

就算同為化身,彼此之間也少有交流,更別說是當朋友了呢.......

「看來妳還記得在下呢。」本田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些高興。

「…本田先生…在國際上大放光采的你,我怎麼會忘呢?」灣依舊冷靜地說著。

「……是嗎…」本田略微沮喪的說「我以為———」

「本田先生,寒暄可否改日再談?我這裡還有很多公文得處理。」

「..........我知道了,那麼關於上次的提案———」


這樣就好。

這樣就好了。

只需要保持生意上的往來就足夠了,他們不需要朋友、不需要愛情、不需要家人。

宛如被這塊土地束縛似的,她什麼也無法擁有。


02

「為什麼!?上次的議會不是已經簽訂合約了嗎…?!」灣激動地拍著桌子,並猛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彷彿要將手中緊握著的電話給捏碎一般,手指關節微微泛白。

「請先冷靜下來,灣小姐……」對方似乎略顯慌張地說道。

「冷靜?本田菊,違約的可是你,虧你能說出這樣的話!」

「灣小姐,在下也是逼不得已……」

「…………」


「……原因…告訴我原因……」察覺到自己的失態,灣喪氣地跌回椅子上。

「……妳也知道最近我和……中/國有頻繁生意上的合作吧?」本田菊語氣沉重的說。

「………我知道。」灣無力地說道。她大概能想像得出是怎麼一回事了。

「是,我不清楚詳細的原因,不過上司決定將這個案子的合夥人改為中/國先生…」

「我大概知道上司的腦袋裡在想些什麼,但是我並不想這麼做,唯獨這點請妳相信。」本田現在的表情,憑她曾經和他生活過一段時間的經驗來看,大概知道他是用什麼樣的神情在說話。

灣苦笑著。

到最後,化身也只是淪為政治道具罷了……

菊也不容易啊……

「我知道了,那麼…就這樣。」

「我明日會將違約金匯入妳的帳戶裡。」電話那頭的他似乎輕嘆了一口氣。

「…………嗯。」

「那麼,再見。」

灣沒有回話,只是默默地掛上電話。

(連續三筆生意都如此……)灣皺了眉。



(你究竟想把我逼到什麼地步呢……)交握的雙手微微顫抖著。

「…………?!」突然感覺到一股視線,灣抬起頭的瞬間,視線和另一雙眼對上。

「香………?」她怎麼也沒想到他會出現在這裡。

「你不是應該在香港……」

「…那個等會再告訴妳,倒是妳現在應該下班了吧?」香看了看掛在牆上的時鐘,不知怎麼地皺起眉。

「啊……」被這麼一提醒,灣也望了時鐘一眼。「最近工作量太大,所以幾乎每天都加班……」灣有點無法直視香的眼睛,彷彿是在質問她一般。

「…………」一陣尷尬的沉默,香/港沉沉地嘆了一口氣,道:「晚餐我請妳,餐廳已經訂好了,走吧。」

「啊,等————」香還是和以前一樣,完全不聽別人說話,我行我素的傢伙!灣亂了手腳,連忙收拾東西,也不忘把尚未批閱的公文帶走。

下一秒,文件被一隻大手給攔截了下來。

「你做什麼啊香!!」

「做不完的明天再繼續吧,反正妳回到家也不會拿出來做的吧。」香很隨意地將文件放到一邊,似乎是算準了她接下來的行動。

「真失禮!我有時候還是會———啊……」發現自己說溜了嘴,她連忙摀住嘴,但仍然為時已晚。

「……那就沒問題了。」香/港的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他拉起灣的手說:「走吧。」

「………啊!你走慢點啦!」雖然是這樣的回應方式,但她的嘴角卻是笑著的。

不過,香的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的呢?


03


一進到餐廳裡灣簡直傻了。

這、這不是很貴的那間知名五星級餐廳嗎?!

而當她看向一旁的香,對方只給了自己一個微笑,便拉著她走了進去。

香……什麼時候這麼有錢了?




「上一個案子很成功,上司很高興,所以放了我兩週的假。」香/港優雅且熟練地使用著刀叉,讓灣覺得自己活像個鄉巴佬似的。

看看自己面前被切得亂七八糟的牛排,灣不自覺地為牛排默哀兩秒。

(啊啊……高級牛肉啊……)

「……我想妳不會喜歡有人打擾妳工作,所以沒出聲叫妳。」一如往常的面無表情,香將一小塊牛肉放入嘴裡。

「其實你大可直接打電話給我……」灣玩弄著如爛泥一般的肉邊回答。

「………」香沒有回話,只是靜靜地看著自己。

「……妳和本田菊怎麼了嗎?」香無預警地丟出問題,只見灣手上的動作霎時停止。

「你…你全聽見了?」她錯愕地看著對面的香。

「嗯,全部。」他依舊安靜地吃著。

「又是耀哥吧?」「別說了!我不想談這件事。」

氣氛又再次降到冰點。

「……以後妳就接我的案子吧。」

「什麼?!」灣驚呼「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香!」

「如果這件事情被王耀知道了,你會有什麼樣的下場你知道嗎?!」灣硬是壓低聲音道,畢竟這裡是公共場合,她不想引起別人側目。

「妳不必擔心我。」

「………我不希望你為了我犯難。」灣皺著眉說。

「妳連本田菊的面子都要顧全,為什麼不多想想妳自己?」香的眼神突然銳利了起來。

「夠了,為什麼要一直提到菊?!」

「……………妳還喜歡那傢伙,是嗎?」

灣猛然抬頭看著香,懾人的眼神讓她覺得有點可怕。

「………對不起,我想先回家了…」灣拿起包包就離開了餐廳。

而香只是坐在原地目送她離去。

沒有勸說、也沒有拉住她,或許在灣的心裡有那麼一瞬間是想要他能夠做點什麼。

但是他沒有。

他就只是靜靜的,用平常那樣冷漠的眼神看著自己。

灣用手遮著臉哽咽了。

明明是春天,為什麼覺得這麼冷呢?




「…呃……不好意思先生,請問還需要繼續上菜嗎?」一旁的服務生尷尬地上前詢問。

「………幫我包起來吧。」香/港盯著眼前吃剩的餐點道。

「啊,好的。」

在服務生收拾的期間,香只是靜靜地坐著,在他的眼裡什麼也沒看進去。

過了許久,當服務生將打包好的餐點拿到他面前,卻發現眼前不苟言笑的客人竟然嘴角上掛著很淺很淺的微笑。

無視他人的眼光,他一個人孤獨地笑著。



(妳果然……還是勇敢地向著那個方向嗎……?)


沒有人發現他那是多麼無奈的笑容。


04


從那天起,灣沒有再和香/港聯絡。

有點覺得自己當時太衝動了,而且還在大庭廣眾之下就那樣離開,香一定覺得很糗吧。

自己真是太任性了啊。灣坐在辦公室裡獨自一人唉聲嘆氣。

這時秘書小姐走了進來,將手中的電話交給了她。

「灣小姐,本田先生打來的電話。」

(又是菊?)她想不到還有什麼理由能讓那個工作狂播空打電話給她。

「……嗯,謝謝。」

秘書鞠了個躬離開辦公室後,灣才開口說話。

「喂?」

「灣小姐,不好意思又打擾妳工作。」

「沒關係,有什麼要緊事趕快說吧。」

「是這樣的,灣小姐要不要抽空來日本玩?我想妳最近工作一定很累了,就來日本泡泡溫泉也不錯_____」

灣緊咬著嘴唇。

「為什麼?」她說。

「是…?」

「為什麼還對我這麼好?」

「……………」

「難道你還在顧忌那些過往嗎?」

「………」

「我已經不是你的家人,除此之外我們沒有任何的關係了,僅僅是生意上的夥伴……」

(不過未來或許連夥伴都當不成了呢…)灣自嘲地笑了笑。

「你說…你究竟把我當成了什麼?」只想再確認一次……只要再聽最後一次拒絕她的話,她覺得自己就能放棄。

她就能夠停止在他身後追逐。

(因為你是不可能再回頭看我的,不是嗎?)

「………妳是我的妹妹,我的家人。」菊沉默了一陣後緩緩地說。





「______也是我曾經當作愛人一樣對待的女人。」菊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意外的認真。

灣在那一瞬間感覺心裡有什麼正在瓦解。


05


灣從很久以前就知道,要在這個世界上站穩腳步就只能靠自己。

無論是依賴了誰,到最後誰也救不了你。

所以她決定誰也不相信,把周圍的人當作敵人。

但是偶爾也是會有很寂寞的時候。

比如說現在。

昨天和本田通過電話之後她整天都心不在焉。

於是她決定今天就放任自己,提早下班吧。

即使回到家還是自己一個人。

(是不是該找幾個朋友吃個飯呢…)灣一邊想著,手上收拾的動作依然沒有停止。

突然發現自己根本沒有所謂的朋友。



灣的動作停了下來。

她身邊除了生意上的夥伴之外,誰也不在。而就算是那些人,到最後也是會拋棄自己的。

灣又再次收拾了起來,然後迅速地打卡下班。


沒有誰將她視為重要的人,她也只不過是顆棋子,只要自己放棄了這一切,很快就會有人來代替自己。

啊啊……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哭了出來。

灣哭喪著臉回到自家樓下。



香就站在那裡。

他穿著黑色連帽上衣,倚著牆像是在思考什麼一般,臉上依舊看不出任何的情緒波動。


(是香…)灣略微震驚。

她趕緊抹去眼淚、吸了吸鼻子,然後緩緩向他走去。

似乎是聽見了腳步聲,香抬起頭來看著她。不知怎麼的,灣彷彿看見他墨色的眼眸裡映著滿滿的溫柔。

(糟糕,突然又好想哭啊。)

灣強忍住即將湧上眼眶的淚水,此時香已經走到她面前,道:「今天很早下班。」嘴角微微上揚。

「啊…嗯……因為覺得有點累了所以…」

「晚餐吃過了嗎?」他問。

「還沒呢,香要一起去吃嗎?」她故作精神地回答,她知道如果香/港看見自己垂頭喪氣的樣子一定會擔心的。

她不希望香替她擔心。

「不必了。」香笑著從身後拿出一個塑膠袋,裡面裝著兩個盒子,隱約還有聞到一股香味。

「我買了小籠包,一起吃嗎?」

「嗯!!當然要!!」一聽見有食物吃,灣的眼睛一亮,頻頻點頭。

「啊,那到我家來吧,你一定站在這裡很久了吧?」灣邊說邊從包包裡掏出鑰匙。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


06


「啊~這家小籠包真的是最好吃的!香居然剛好選到我喜歡的店呢!真是Lucky!」灣攤在沙發上摸著自己的肚子說道。

剛才的煩惱全都一掃而空了,灣想,香總是能帶給她快樂,和香在一起的話總是覺得很安心。

「並不是偶然喔,灣。」香主動把杯盤狼藉的餐桌收拾乾淨邊說。

「什麼?」她不明白。

「我的意思是,我知道妳喜歡這家店的小籠包,並不是碰巧。 」

「為、為什麼?」

「因為妳曾經說過。」香的語氣聽起來像是在笑。

「可、可是我不記得啊!」

「我記得妳說過的每一句話,灣。」香突然認真了起來,氣氛也越來越僵,讓灣想逃離這裡。

「香.....你最近怪怪的,發生什麼了嗎?」灣皺著眉。

「奇怪的是妳啊,灣。」香/港的眼神異常認真,讓她不敢直視。

有種會把人看透的感覺。

「香,我不喜歡你這樣......我、我要去休息了,你趕快回飯店吧。」灣起身就要往房間去,卻被香一把抓住手臂。




「為什麼要逃?灣妳總是在逃避我。」香的手緊抓著自己,無論怎麼甩都掙脫不了。

「我....」

「妳剛才哭了對吧?」

「為什麼你會知道?」以為自己已經隱藏得很好了,到最後卻還是被香給看穿。

「............」香不發一語,只是輕輕一扯,灣整個人跌進他的懷裡。

「诶?!等、等等,香?」灣驚呼,今天的香和以往比起來更加的不正常。





「.......我一直看著妳。」

香的一句話讓灣掙扎的動作瞬間停了下來。

看不見。

看不見香的表情、也無法知道他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或許說,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所期望的是什麼。

是友情?還是愛情?

也許兩者都不是,只是想要有個人會永遠陪在自己身邊罷了。

「F=ma。」他說。

「什麼?」

「是妳說過的,人與人之間的方程式。」




「灣從以前就是這樣,努力地、努力地追著菊。」香的力道似乎又加重了一些,但是卻又不會讓她感到壓力。

「但是我只是一直待在原地,看著妳努力、看著妳笑、看著妳哭,而妳卻從來不曾看著我。」

香的語氣略為顫抖。

「我愛著灣。」香/港緊緊地擁緊她,灣細細地感受著香的溫度。

「但是,我該怎麼辦才好呢?」她哽咽地說。「如果我還喜歡著菊呢?香.....質量還是會改變的嗎?」她也抱著香,像個尋求慰藉的孩子一般。

「質量是永遠不變的,灣。」香緩緩地拍著她的背:「只要妳肯回頭的話,我就會一直站在妳這邊。」

他的聲音聽起來很舒服。

「等我把心情整理好之後.....香可以等到那個時候嗎?」

「當然。」

互相依偎著對方,灣已經許久沒有感受到這份溫暖。

已經慣於追逐那個人的自己,原來也有能夠依靠的人存在啊。







「啊,話說回來,香和我不是姊弟關係嗎?這樣子沒有問題?」

「我不在乎。」

「诶?可是__」

「雖然說是姐弟,但也沒有血緣關係,所以無所謂。」

「呃、香......」

「別人怎麼想,我不在乎。」

「.........」


看來下一個加速度的目標,是個異常固執的人啊。



END(?)



後記:

終於把兩篇都趕上了死線。

這兩篇老實說都不是非常滿意,而且也寫好久啊,看一下檔案日期從1月份就寫到現在了。

看來我果然還是不適合寫糾結的情感。

在本篇裡面我是這樣設定的。

a=加速度→灣,追逐著菊
F=淨力→菊,吸引著灣
m=質量→香,不變的心意

應該是有照著這個方向去走吧?

話說香/港的個性我實在是很喜歡,雖然本家好像不是這樣設定的。

總之有順利交稿就好,實在是壓力滿點。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