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蔵庫 §

~ The Refrigerator Story ~

亞細亞同萌!04




《布袋M與傲嬌S》



突然下起了雨,啪搭啪搭打在窗戶上的聲音惹得灣娘心情更差了。



她想也沒想過居然有人可以突破她家的大門。要知道她家的門可是很難破壞的,但是眼前這傢伙居然這麼輕易就撬了她的鎖。



灣突然很想上演電視劇裡的『你已經知道了太多,不能讓你活著出去』的情節,但她僅存的理智告訴她不可以。



她的眼睛死死地瞪著被自己五花大綁跪坐在地板上的人。



【2分鐘前…】



當她還在跟本田菊吵警察局的電話是幾號,大門突然就被撬開了。



還好她常去百貨公司搶購,練出一身敏捷的動作連教她空手道的老師都為之讚嘆。



好,重點不是這個。



灣才看了那人一眼,不到五秒鐘就移動到他身前,使出跨下踢正中他的要(ㄒㄧㄠˇ)害(ㄋㄧㄠˇ),那人痛得哀叫了一聲之後雙腳無力跪了下去,灣感到一陣爽快,不過動作卻沒有停下,她一臉輕鬆而熟練地將那人的雙手朝自己方向拉直,然後右腳順勢踩上他的背,灣的雙手和右腳同時施力,扯得那人哀哀叫。



而這一連串的動作完成費時不到30秒。



本田菊看到傻眼,手上的陽春手機也摔死在地上,粉身碎骨,阿/彌/陀/佛/我/佛/慈/悲。



接著灣娘唆使本田菊到廚房右邊數來第五個櫃子拿出麻繩和裝米的大布袋,本田菊知道她拿出麻繩要做什麼,但他不知道她為何需要布袋,且他不明白為什麼她家裡會藏著麻繩。


SM PLAY?不,她看起來不像是那種人。



當灣娘接到麻繩,二話不說直接將那人的雙手綁在後面,然後把他整個人塞進布袋裡,剩下一顆頭露在外面。



箝制犯人+拘禁總共花費不到1分鐘,本田菊開始懷疑眼前的少女是不是國家的機密機密超機密特派員之類的。



鏡頭回到現場。



「好,你想做什麼?趁現在老娘還有心情聽,快招了!」灣娘一腳踢倒麻布袋人,本田菊覺得這種畫面像極了之前看到的台/灣八點檔裡黑/道欺負弱小勢力的場景。撿起地上被分屍的手機,本田菊突然想到一點。


這這這這這這.....這樣他不是變成共犯了嗎?!想到這,本田菊的臉色白了一半。


「好妹妹....大哥只是擔心妳啊阿魯!」倒在地上的布袋人用奇怪的口音說著,灣更加氣憤的補上一腳。


「嘴上老是掛著回家吧回家吧還有阿魯阿魯魯肉飯的傢伙才不是我大哥!你頂多只是一碗臭酸的魯肉飯!還加了醃黃瓜!」灣娘一邊說著還用腳在布袋人身上踩來踩去,但當事人卻一臉幸福,這點讓本田菊感到疑惑。


(原來這兩兄妹都有病。)本田菊得出了這樣的結論。首先,妹妹這樣的行為是典型的傲嬌S,而...哥哥的舉動根本是完完全全的M!!!!!


「我說啊....這應該不關醃黃瓜的事兒吧...」布袋M一臉幸福的說著。


「住口!臭酸的魯肉飯!我在質問你到底來做什麼?!你怎麼會知道我住在這裡?!你又偷偷佈下眼線對吧?!」灣娘又踩了布袋M幾腳。


「等等...灣小姐,他好歹也是妳大哥....對待家人不應該...」本田菊眼看她腳下的人快被踩死於是出面阻止,沒想到他話還沒說完就糟到布袋M的白眼怒視。


「灣妹....就是這傢伙嗎?」布袋M突然變了臉,惡狠狠的瞪著自己。


「蛤?他怎樣?」傲嬌S一臉錯愕地看著本田菊。


「不用瞞我了!灣妹!大哥知道妳我之間還有待溝通,但是不該連這種事情都要瞞著我啊阿魯!」布袋M突然從地上彈了起來,一跳一跳的掙扎一邊接近灣娘,後者則不斷向後退。


「你...你在說什麼啊?我哪有瞞著你什麼事?喂!你不要一直靠過來!」灣娘的眼神像是不知道看到大便還是蟑螂般的厭惡+恐懼。


「妳在說謊!妳在說謊!我知道妳在說謊灣妹!」布袋M一步步接近灣娘,兩顆眼睛瞪得老大,臉上的陰影讓他看起來更駭人。


正當灣娘快被嚇到哭出來叫媽媽的時候,一道身影擋在他們兩人之間。


「.....你嚇到她了。」那人一手護著灣娘一手抓著布袋人的肩膀,硬是把他們兩人隔開。


「阿....阿魯?」布袋M錯愕地看著那個人。


「這個聲音...小香?是小香吧?」灣娘像隻受驚的小貓,慌亂地抓著那個人赭紅色的袖子。


「嗯是我,灣。」香摸摸灣的頭,像是在安撫。


「討厭!你怎麼沒告訴我你今天要來!不然我就去機場接你....」


「想給妳一個驚喜....」


「........」「........」兩個人完全沉浸在粉紅色的氛圍中,另外兩個可憐人被隔絕在外。


「...好閃...」一人舉起手放在額上。


「....阿魯..」另一人沒有手可以遮。


「等等,沒有人來解釋一下現在是什麼情形嗎?」本田菊走上前提出疑問。


「對喔,為什麼小香和這傢伙會出現在這裡啊?」「灣妹妳居然叫我"這傢伙"....大哥我要哭了...」


「嗯,因為工作結束了,上司放我一個月的假,想順道來看看妳,然後在桃/園機場遇到了鬼鬼祟祟的大哥....」香徐徐道,一旁暗自悲傷的布袋人突然跳上前:「別別別啊!!港仔!別說了!」


灣犀利地瞪了他一眼,「那傢伙又做了什麼?小香?」


香瞥了一眼瘋狂搖頭像是要把頭甩下來一樣的大哥,又看了灣一眼,決定出賣自己的大哥,「大哥問我知不知道妳家在哪,我說現在正好要來妳家,他就跟在我後面來了。」


布袋人開始用頭去撞牆。


「然後呢?他來這幹嘛?」


「這...」「喲啦喲啦!老子招啦!」布袋人又跳啊跳過來大叫著。「哇咧豆漿油條,你招什麼?」灣躲在香背後擺出防禦姿勢。


「都是這傢伙!這傢伙一定對俺可愛的灣灣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布袋人對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很安靜的本田菊射出必殺眼神死光線。


其餘三人中有兩人轉頭看著本田菊,而當事人則伸手指著自己,頭上掛著大大的問號。


「老娘才不是你的!本田菊又怎麼了?」


「前天晚上俺在上微/博,發現有人打電話來,俺二話不說就去接啦,電話那頭居然是小灣灣打來的,俺高興得快飄上天去了,小灣灣自從離家出走之後就沒打電話回家過----」


「少廢話,說重點。」灣娘毫不留情地吐槽,誰管他是飄到西天去還是飄到太/平/洋都不關她的事,「還有我那叫離開家自力更生,不是離家出走。而且我根本沒打給你!」


「嗚嗚...大哥好難過....然後小灣灣居然和我說她被一個臭男人給騙了!騙身又騙財!」布袋人突然激動起來,「聽到這種事情發生在俺可愛的小灣灣身上,老子能不衝來關切一下嗎?!」


「媽的!你才被人騙大腦騙智商!她隨便說說你就信啊?!」灣娘掙脫香的手,抄起腳上的藍白拖往布袋人頭上貓下去。


「先生,你那是.....接到詐騙集團的電話了。」本田菊試圖安撫布袋人的情緒,卻遭到布袋人無情的拒絕。


「什麼詐騙集團!一定是你收買了灣灣,因為她還有價值對吧?!等灣灣對你沒價值之後就把她賣給酒店當接待小姐!啊啊~~多骯髒多下流的傢伙!灣灣妳別擔心,有大哥在,大哥幫你解決他!」布袋人喊完後跳向本田菊,卻不慎跌在地上,像某種在壞掉的食物或屍體上會看見的蟲類般蠕動。


「........」「......噁」「....気持ち悪い...」其餘三人默默盯著在地上蠕動掙扎的布袋人。


他們覺得今天看到了比恐怖片還不堪入目的畫面。


TBC.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