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蔵庫 §

~ The Refrigerator Story ~

亞細亞同萌!02

《新來的室友是個OTAKU!》



當灣趕到現場時,發現本田菊坐在85度C店裡悠閒地喝著咖啡,一肚子火更旺了。



(趕羚羊咧!老娘放棄打發時間用的八點檔跑出來找你,結果你好大膽在這邊喝咖啡?!)她真的火了,三步併作兩步走到他身旁然後直接往他頭上貓下去。



「嗚---!!」本田白痴抱住頭悶哼了一聲,回頭看著兇手,她惡狠狠地瞪了回去。



「啊,灣小姐!」他連忙從椅子上爬起來朝她點頭。



(沒用的啦!就算你現在跪下來親我鞋子我也不會原諒你的。)灣暗自發了個毒誓。



「你是頭殼壞掉嗎老娘說過樓下出巷口右轉還是你耳包聽不見啊我知道你們日/本/人都超有氣質的不過不干我屁事還是你存心氣我我早該知道你是那個歐吉桑派來的變態間諜想趁我不注意偷件內衣驗DNA是吧不過我告訴你這是沒用的好吧我承認他是我老大哥不過麻煩你傳話給他我死也不回去除非他------」灣娘一口氣說了一連串莫名其妙的話,本田聽得一愣一愣的,最後忍不住出聲提醒。



「那個.....灣小姐....」



「幹嘛?你沒聽見老娘罵的正爽----」看見本田菊無聲地指向自己身後,灣娘頓了兩秒後,緩緩轉身。



店裡的人不論男女老幼,不論是店員客人蟑螂螞蟻流浪狗(?)都盯著她看。



這下可好,她丟臉丟大了。



當下抓起本田菊的手直接衝出店外,朝著那個已經不再屬於自己一個人的家奔去。



嗚嗚,她有好一陣子不能去那家85度C了。



--------------------------------



「又是那傢伙的包裹........」灣無言地瞪著手中的褐色紙箱,視線轉移至房門緊閉的新房客的房間。



"那傢伙"最近越來越多包裹了,而且每次都要她幫忙拿,她是沒惡劣到隨便拆別人的包裹來看啦,不過她真的超好奇新房客到底買了些什麼小朋友。



(是書嗎?日常用品?衣服?該......該不會是......情趣用品?!)灣被自己的幻想嚇到,伸直雙手把箱子和自己拉開距離。



(這....不會吧?他看起來雖然有點呆,不過應該不是那種人吧?)灣娘沒辦法忍受自己家裡有"這種"興趣的人。



(還是.....偷偷拆來看?)想著想著,灣娘將手悄悄地放到箱子上,準備撕下膠帶。



「灣小姐?」「呀啊啊啊啊啊啊啊!!!!??」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她嚇到快剉起來,飛快地退了幾步結果撞上牆壁。



(哇.....哇靠咧!他是住進來要嚇死她就對了啦?!)



「你你你你你你.....!不是說不可以這樣嚇人嗎?!」還尚未從驚嚇模式中解除,因此灣的聲音還是有點結巴。



本田菊歪了歪頭,道:「在下並沒有嚇妳啊?而且,在下並不記得條約的內容有這一項。」該死的本田菊從浴衣的袖子裡抽出小筆記本翻閱著。



「你----!!」灣高舉雙手,作勢要將箱子扔出去。



「咦?那不是在下前幾天訂的東西嗎?」白痴菊指著差點就要被摔爛的箱子道。



「咦?」「妳替我把東西拿回來了,在下真是萬分感謝。」灣娘還來不及搞清楚狀況,本田菊已經順手把箱子接過去,轉身走回房間了。



這個人是不會聽她把話說完嗎?



灣娘在門前直跺腳,完全忘了到底是在生什麼氣。另一方面,剛進到房間裡的少年則是連忙鎖上門,一副虛脫的樣子倚著門板,手中仍然抱著那神祕的箱子。



「.......好險...這是不可以讓任何人看見的東西呢.....」雙手更加使力地抱緊箱子,本田菊以只有自己才聽得見的音量說道。



----------------------------



「.............」灣沉著臉敲打著鍵盤,螢幕上出現一個小小的視窗,她將滑鼠移到上面快速點了兩下放大。



【最愛的弟弟小香】說:灣,午安。



喔~原來是她那乖巧又可愛的弟弟啊。她的雙手在鍵盤上開始飛舞起來。



【台客萬歲!愛台/灣啦!】說:是小香啊,午安午安!姐姐我好想你啊~~~ˊAˋ



【最愛的弟弟小香】說:.........



【台客萬歲!愛台/灣啦!】說:???怎麼了小香?



【最愛的弟弟小香】說:灣....我之前不是說過,妳的暱稱有點.....



【台客萬歲!愛台/灣啦!】說:會嗎?



【最愛的弟弟小香】說:.......妳這樣反而讓我很好奇妳到底幫我取了什麼綽號.......



灣獨自在螢幕前竊笑,順便調整一下自己的姿勢,將雙腳縮在椅子上後繼續打著電腦。



【台客萬歲!愛台/灣啦!】說:對了對了,小香你什麼時候要來台/灣玩啊?@@



【最愛的弟弟小香】說:預定行程已經排好了,最近有打算要過去,請灣再多等一些時日吧。



【台客萬歲!愛台/灣啦!】說:讚啦!小香我最愛你了!!=ˇ=



【最愛的弟弟小香】說:..........我知道了,灣。



灣的嘴角上揚了兩公分。怎麼辦?她的弟弟實在是太可愛了啦!!



這時,從新室友的房間傳出疑似女生的嬌喘聲:「咿呀~~!!」



一切都靜了下來。



「........」灣的視線猛然從螢幕轉移到自己的房門,因為從這個角度看不見本田菊那個死傢伙在房間做什麼,所以她只能惡狠狠地瞪著那個方向。



WTF?!!剛剛那個像是拒絕卻又很想要的聲音是怎麼回事??他在包養女人嗎?還是他用視訊在跟哪個女人援交嗎?還是.....還是...



不行!她不能繼續往下想了!真是太污穢了!簡直比老哥衣櫥裡的霉味更噁心啊!不可以!她一定要查出原因才行!不然她睡覺也睡不安穩了!



灣娘三步併作兩步衝到本田菊的門前,舉起手用力地敲了好幾下。過了莫約十秒,裡面的人還是沒有反應,於是她又更用力地敲了五下。



五秒後,門緩緩地開了一個小縫,房間裡沒有開燈,只有電腦螢幕發出的微微亮光。本田菊掛著半顆頭在門縫中間,只露出一隻眼睛對著她,眼裡有著異常的警戒訊息。



(靠!老娘是虎姑婆嗎?幹嘛用這種眼神瞪著我看?!幹而且他這樣超恐怖的啊!超像在演鬼片的!該不會他其實不是人而是沒有嘴巴的阿飄.........)



「.....請問有什麼事嗎?」本田菊出聲打斷了灣的想像。



「剛剛那是什麼聲音?」灣理直氣壯地問。



「............」本田變態默不作聲。(艮!不要以為這樣我就會放棄!)



「讓我進去。」



「不可以。」灣娘瞥見他放在門板上的手在顫抖著,她嘴角上揚了兩公分。



(哈哈!被我抓到把柄了吧?)



「這是我家!」



「這....這是我房間!我有權利保有我的隱私!」本田變態作勢要將門關上,還好她眼明腳快,伸出左腳夾在縫隙裡。



「妳.....!!」本田變態看起來快氣炸了。



「老娘神通廣大,早就知道你要衝啥小朋友了!你還是乖乖招了吧!這樣對大家都好!」



「我拒絕!!請妳把妳的腳拿開。」本田變態故作鎮靜道。拜託!天底下有幾個人會乖乖拿開腳的?



「拒絕無效!你一定是在房間藏些什麼不可見人的東西吧?!讓我進去!」灣娘伸手掰開本田菊,而後者不斷掙扎。



「妳妳妳----妳私闖民宅!使用暴力!性騷擾!侵犯隱私!」本田變態慌張地阻擋她的攻勢,口中一邊碎碎念。



「這裡是我家!而且我可沒對你使用暴力!應該是你對我性騷擾吧?!我只是要把不乾淨的東西弄出我家而已!你不要再掙扎了!」



「妳妳快住手!我要叫警察了!」(不好意思喔!你叫警察也沒用!)



「我諒你也沒那個膽!是男子漢就不要畏畏縮縮的!」灣一招猛虎升龍霸正中本田菊的下巴,只見本田菊往後飛了出去倒在地上。



「K.O!!!」她擺出勝利的姿勢,無視本田菊在地上扭動的模樣。



「唔喔喔喔喔!!!我的下頜骨碎裂!嚼食機能警報!進食功能損壞!傷害程度二級!自療不能!」



(這神經病是在念什麼?)灣斜眼看了看他,視線轉到陰暗房間裡的螢幕上。



「啊啊啊啊!不要看!」本田大變態摀著下巴喊著。



螢幕上的畫面是一位裸著上半身的漫畫少女,淚眼汪汪地和自己對看。



「..........」「..........」





























「你這個禽獸!!!!!!」本田菊被少女的暴怒聲和拳頭淹沒了。



TBC.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