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蔵庫 §

~ The Refrigerator Story ~

亞細亞同萌!01

《家規第一條,凡事聽我的!》



「電視只能看一小時,時間到了就要換我,我要看連續劇;冰箱裡的食物沒有經過我的同意不准拿來亂吃,尤其是我買的點心,否則我殺了你。」灣娘在客廳踱步,伸出右手食指點啊點的,而本田菊則拿起隨身攜帶的紙筆開始抄寫,速度之快連灣娘都感到驚訝。



(簡直就是神之手......)灣娘打從心底佩服這位少年。



「還有浴室的水壓不太穩,水會有點小,熱水器快掛了,有時候會忽冷忽熱,之後我會請人來裝新的,暫時忍耐一下;另外,要進我房間請先敲門,等我說請進的時候才能進來,不然的話就殺了你。」灣娘看向本田菊時刻意加重"殺了你"三個字,但本田菊似乎寫字寫上癮了,並沒有發現自己已經被鎖定。



「三餐外加點心宵夜請自行打理,老娘不是你媽;每個月最後一週的假日要大掃除,請不要安排任何活動。」灣娘數著手指頭,思考還有哪些事情沒交代。



「最後一點,對於以上條例不得有異議,違規者1000字悔過書一份,事態嚴重者死刑。以上!」



「那個.....妳說違規者是...?」本田菊愣了一下,弱弱地舉手發問。



「悔過書2000字,或者你想選擇死刑。」灣娘冷笑兩聲。



「死...死刑?!在下不知道這裡的法律居然這麼嚴格......」本田菊先是驚呼一聲,隨後低下頭不知道在碎碎念什麼。



(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灣娘對自己的新室友感到無奈。



「等等,為什麼悔過書從1000字改成2000字了?」反應慢了好幾拍的本田菊這才發現自己被騙的事實。



「你再繼續說下去就3000字囉?」系統提示:灣娘使出腹黑微笑攻擊,本田菊HP瞬間歸零。


「.......」



「啊對了!」灣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衝回房間,丟下跪坐在地上呈現死亡狀態的本田菊。「喏,這是大門鑰匙還有你房間的鑰匙,弄丟的話要自己去重新打一副喔。」



本田菊抬起頭,默默地接下灣手中的兩把鑰匙,而且還是用雙手像捧著寶貝的方式收下。灣娘轉身走向電視,彎下腰從下方的櫃子裡拿出神聖的(?)全新藍白拖丟給他。



「那個,這是....?」不會吧,這傢伙居然不知道藍白拖?灣在心中小小驚愕了一下。



「就藍白拖啊,在家裡就穿這個,不然你在外面如果踩到黃金或是黏在地上的口香糖,還在老娘地盤上踩來踩去我會崩潰的。」是啊是啊,想當初都是她一個姑娘家要包辦所有的家事,想到就覺得心酸。



「在這裡走路會踩到黃金?!」本田菊出乎意料的反應很大,看來他腦袋又解讀錯誤了。



「不是黃金,是大便!狗大便!高賽哩剛聽屋?」灣拿起菊手中的藍白拖往他頭上砸去。真是快瘋了,這傢伙腦袋是不是有問題啊?



「真是抱歉!妳的意思在下瞭解了,不過後面那句話在下還是....」本田菊雙手貼地向她拜了一拜,還裝做一副冷靜的樣子說。



灣冒著冷汗,氣喘吁吁地站在他面前。(這傢伙是沒有叫做"生氣"的情緒嗎?)灣娘不禁這麼想。



況且老娘又不是神,你這樣亂拜萬一觸怒了媽祖還什麼的可就倒大楣啦!



「呼..呼...算了,聽不懂就算了。總之,在家裡換這雙拖鞋就對了,被我抓到你把髒東西帶進家裡我就要你好看!」反正那是台語,他聽不懂也理所當然。咦?意思是她以後可以用台語罵他囉?



「不,很抱歉,在下不能收下。」本田菊撿起無辜被丟過兩次的藍白拖打算還給她。



(不會吧?藍白拖這麼廉價的東西他也不收,又不是說多貴重的東西。之前就聽說過日/本/人很龜毛,但也不用到這種地步吧?)



「沒關係啦,這一雙也不過幾塊錢,就拿去穿吧。」其實這雙藍白拖是上次抽獎抽到的,還有九雙在櫃子裡,只是灣沒有說出口罷了。



「不是的,其實是在下有將家裡的木屐帶來,所以在下覺得不需要。」本田菊用真摯的眼神望著她,手中還捧著那雙該死的藍白拖。



(木...木屐?有沒有搞錯!在這種地板上穿木屐有多可怕你知不知道啊?)灣吞了吞口水,視線往下移到米白色地磚上,腦袋裡浮現出本田菊快樂地在磁磚上跳大腿舞的樣子。



科答科答科答科答.......呵呵呵呵呵呵呵......



科答科答科答科答科答科答科答科答......呵呵呵呵呵呵呵......



科答科答科答科答科答科答科答科答科答科答科答科答科答科答科答科答.......呵呵呵呵呵呵呵.....



「吵死了啊~~~!!!說什麼都不准!」灣娘發瘋似的搔著頭髮。雖然樓下沒有住人,不過這聲音真是有夠刺耳的。



「在.....在下什麼也沒有---」本田菊不明白為什麼她會突然起乩。



「夠了!你可以不必再說了!總之不准就是不准!在家就是要穿著。」灣指了指自己腳上的紅色拖鞋:「不遵守的話會有什麼下場,你知道吧?」她又冷笑了兩聲。沒錯,在家裡不遵守規矩的話就要他寫悔過書寫到死。



「是...在下了解了。」本田菊似乎很失望地套上藍白拖,緩緩的走回房間。



突然啪的一聲,本田菊跌在地上,對她家的地板性騷擾。然後他又很快速地站起來,拍拍衣服之後繼續走,隔了三秒鐘之後卻又再次跌倒,就這樣持續了三次,灣娘連忙走上前制止。



她可不希望在家裡發生命案啊。



「喂....你還好吧?」灣輕輕將他從地上扶起。



「沒事的,只是不太習慣而已。」本田菊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若無其事地走回他的房間。突然他又回過頭問道:「那個,請問一下,這附近有銀行嗎?」



「咦?有是有啊,怎麼了?」灣娘不解地問。



「因為在下忘了將日幣換成台幣了。」本田菊搔搔頭,從口袋掏出她不熟悉的錢幣。



(這個人是笨蛋嗎?)灣娘不禁在心中想著。



灣無奈地指示他方向:「樓下出巷口右轉,過了紅綠燈就是了。」實在想不出來他還會再犯什麼白痴錯誤,如果說迷路她還能稍微體諒一下,畢竟這裡他還不太熟悉,不過如果他是不會看紅綠燈的話,她絕對會抄起腳上的拖鞋朝他臉上巴下去。



「我了解了,感謝妳。」笨蛋本田菊轉身走進房間,站在原地的灣娘嘆了一口氣。



「唉......」為什麼她身邊的男人都是這樣的呢?灣娘腦中浮現出白痴大哥的臉孔,心情更加沮喪了。



她還是繼續看無聊的八點檔吧。



---------------------------------------------------------



過了將近三十分鐘,那個本田白痴還沒回來。



灣娘整個人陷在沙發裡,雙腳交叉大剌剌地放在茶几上,左手拿著仙貝,右手拿著遙控器,雙眼則緊盯著螢幕,深怕錯過任何一個環節。


要知道看八點檔是需要很大的精神力支持,因為99%的劇情都很無聊,但是別台也沒什麼好看的所以只能繼續看八點檔,剩下0.5%是老套的灑狗血部分,只有最後的0.5%是整齣戲最重要的部分。


但是如果你以為可以直接看最後一集的話就大錯特錯了,因為這種八點檔通常都會有一堆配角路人,阿花阿狗小明曉華,如果你直接看最後一集你就不知道誰跟誰是父子、誰跟誰有亂倫、誰是誰的小三,這樣你就失去看八點檔最大的樂趣:罵人。


沒錯看八點檔就是要選幾個討人厭的角色然後開罵,不如說八點檔只是婆婆媽媽發洩情緒的管道之一。


奇怪了到底是誰發明這種娛樂方式的,真累人。


不管了,回到現場。



「叮咚叮咚~~」門鈴在此刻響起,灣瞪了大門一眼。



(搞什麼啊!正演到精彩的地方耶!到底是哪個王八蛋?!)灣不甘願地起身打開了門,卻發現是樓下早餐店的老闆。



「咦?金阿伯?你來做什麼?現在已經過中午了喔,推銷早餐對我沒用的。」灣奇怪地搔了搔頭。



「哎喲!賣安ㄋㄟ共嘛!看在我們多年交情的分上就.....啊嗯洗啦!死因仔!」金阿伯居然乖乖上鉤了,也太可愛了吧!



「是是是....所以您老人家來有何貴幹啊?」灣娘忍著笑問。



「鬼靈精一個!妳認不認識一個叫....叫...什麼麴的...」金阿伯搔著他那頭髮已經不再濃密的光頭一邊說。



「麴?有人叫這個名字嗎?」灣娘無言的回答。我還桂*大燕麥片咧!



「我記得是叫麴...什麼田麴的...」金阿伯依舊想不起來。



灣的肩膀顫了一下,「田麴...本田菊....?」當下第一個反應是這傢伙一定又闖禍了。



「丟丟丟!!!丟洗本田吉啦!」金阿伯用台/灣國語大聲叫著。



(拜託阿伯,人家是叫本田菊,不是田麴也不是本田吉,更不是桂*大燕麥片。)灣娘扶著額,感覺自己快昏倒了。



「所以?那傢伙又闖了什麼禍?」



「他說他迷路啦!在十字路口那邊啦!金咍,幾咧阿兜啊黑白走。」金阿伯無奈地搖頭。



(那個白痴!就跟他說樓下出巷口右轉啊!)灣娘幾乎快抓狂,餘光瞥見還在播放的連續劇,她深深地替自己感到悲哀。



「阿伯,那你怎麼不直接帶他回來呢?」她沒好氣的說。



「............」「........」「哇北ㄍㄧ咧啊(我忘記了)....」





TBC.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