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蔵庫 §

~ The Refrigerator Story ~

亞細亞同萌!00

《深夜會客》



*本故事與實際人事物沒有關係,還請勿用政治的眼光來看。

*另外,本篇故事會越寫越台(?),糟糕內容及髒話有,請慎入。



時間:凌晨2點25分,地點:某公寓二樓



(幹,誰快來告訴我現在是什麼情形?)



留著長髮,身高約150出頭,穿著粉色睡衣的少女正以半憤怒半疑惑的心情,望著眼前穿著黑色大衣的少年。



(這個人是怎樣?三更半夜跑到人家家裡來,說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話,重點是他手上提的是什麼?出國用的大型行李箱?What The Fuck?)



少女腦中冒出無數不堪入目的髒話,狠狠的瞪著少年,而當事人卻面無表情的回望她。



「呼啊~~~~」對望許久,少年突然打起呵欠,還故作文雅地舉起手遮住嘴巴。



(打哈欠?你好意思把老娘吵醒然後什麼話都不說還給我打哈欠?!)少女額頭冒出青筋,忍耐計量表似乎就要超過警戒線。



「抱歉,失禮了。」少年微微欠身表示抱歉。是啊,你是該道歉,因為你已經害我少睡了23分45..46...47秒...還在繼續增加當中,如果老娘買的股票有這樣增長的趨勢就好啦!



「咳咳,沒關係,現在能否請你重複一次你剛才所說的話?」少女用手指捲了捲頭上的呆毛,漫不經心地說。我就看看你能跟老娘耗多久!



「.....抱歉,失禮了?」少年很聽話的重複了一次。



「笨蛋!不是這一句!我是說你剛才說了什麼!」少女現在有種衝動想去廚房拿出金/門菜刀。啊啊,真懷念,自從搬出來住之後就沒再使用過那把菜刀了(頂多拿來下廚),現在想起來真是瘟腥啊。



「喔.....我是本田菊,從今天開始要住在這裡,請多指教。」說完少年鞠了個躬。你以為自己是飯店大廳的服務生嗎?



「你...你說什麼?!」少女故作吃驚地倒退一步,背景音效是打雷的轟隆巨響。



「........我是本田菊。」少年正在奇怪為什麼少女聽到自己說第二次才有驚訝的表情。



「不是!下一句!」



「......從今天開始要住在這裡,請多指教?」多指教?老娘沒叫你困漏逼(台語:睡路邊)就不錯了!



「誰派你來的?!」少女吼著。糟糕糟糕,一定是大哥派人來監視我的!趁我不注意裝台監視器什麼的,然後把我綁回去那個有老人味的三合院!



不要不要!我死也不要!叫我回去那裡背四/書/五/經/論/語/孟/子,我寧可就死在這裡啊!重點是孔/子講了什麼干我屁事啊?!!!!


「....我自己來的。」少年疑惑地看著眼前慌張的少女。



「真的?!沒人派你來?!」少女抓著少年的領子說,他輕輕點了點頭。「很好....Very good....那,你有沒有見過一個綁著短馬尾,身高比你高大約2公分,說話口音很奇怪的4000歲老頭?」少女一口氣問完。



「......就我的認知來說,我還沒有見過這麼高齡的老先生。」馬的,誰問你的認知了?嗯,不過照他的反應來看,他應該不是臭老哥派來的間諜。



「嗯.....本小姐姑且相信你,不過,你說要搬進來是怎麼回事?」少女鬆了一口氣後終於放開自己的雙手,少年露出逃過一劫的表情。



「是這樣的,在下已事先向房東通報過了,要書面資料的話在這。」自稱本田菊的傢伙從隨身的包包裡掏出一張紙遞給少女,少女粗魯地接過紙條。



給可愛的阿灣:老爺爺我和老太婆去環島啦!過幾天會有一位叫本田菊的肖年郎來租房子,我已經答應他了,這肖年郎還真不簡單,很乾脆的一次就付清了3年的房租,妳該多跟人家學學才是。總之就這樣了,拜拜囉!

P.S 妳上個月房租還有5000塊沒交,記得匯到我戶頭去。 by 房東先生



少女看著看著,雙手開始劇烈顫抖,最後憤怒地把紙條撕成碎片,此時本田菊的肩膀縮了一下。



(好有氣魄的女孩......)本田菊暗自倒抽了一口氣。



這時少女突然發現自己的失態,於是咳了兩聲:「咳咳!總之,既然你都給錢了,不讓你住也不行......」少女把手指抵在下巴思索了兩秒,「不過你要搞清楚,這裡可是我的地盤!任何事情都要經過我的同意,瞭不瞭?」



本田菊乖乖的點頭。



「很好,你先進來。」少女四處張望了一會,抓住本田菊的手將他拖進屋裡。



本田菊這時才仔細地巡視屋內的樣子。一進門是個小小的客廳,從窗戶看出去可以看到夜晚的台北101;電視機上放著一隻有嘴巴的盜版Kitty;對面放著茶色雙人沙發和小茶几,似乎是一整組的。



客廳的旁邊連著廚房,只有很簡陋的冰箱和一些烹飪用具,可見少女並不熱衷於下廚;客廳後方分割成兩個小房間,其中一扇門上掛著粉紅色的牌子,上面用標楷體寫著"灣",門板上端還黏著白色蕾絲,總之是個充滿少女味的房間;客廳的左邊是一扇白色的門,貌似是浴室的樣子。



「喂,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少女將發呆中的本田菊叫醒。



「是?」本田菊愣愣地點頭。



「......嘖!算了,先回你房間吧!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少女揮了揮手便逕自走回房間,少年跟在她身後走進對面的空房。



「那個.....」就在少女一邊打哈欠並準備關上門時,身後傳來有如鬼魅般的呼喚聲,嚇得她快速回頭,結果差點扭到脖子。



「又怎麼了?!」拜託,這傢伙怎麼問題這麼多啊?老娘還想回去夢周公啊!人家剛剛才問出下期樂透頭獎的號碼耶!你也知道這年頭生意不好做,公務員福利也越砍越多,重點是那本來就不好考。做什麼都賺不多,每個人都在煩惱等自己老到要買包大人的時候還有沒有錢能用到死。


喔我忘了,有些人算是特例中的特例,就是那些政/府/官/員,像是立/法/委/員啦什麼長什麼短的,當然當總/統也能A不少,重要的技巧就是微笑和握手以及小心A錢別被抓包。


不過我講這個做什麼?還是回到現場吧。



「.....請問妳的名字?」本田菊勾起微笑道,灣愣了一下,這傢伙其實笑起來好像有那麼一點帥,當然離帥哥的標準還是有一段差距。



「喔....我叫灣娘..」她還尚未從花癡狀態中脫出。



「那麼晚安,灣。」本田菊再次放出殺人微笑,轉身走入房內。



「.........」



(那是什麼?新的搭訕法嗎?而且我有允許他這麼親暱地叫我"灣"嗎?)



腦中反覆地出現本田菊的迷人微笑,灣娘突然意識到,這個本田菊或許不是簡單的傢伙......



不過,她灣娘也不是好惹的。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