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蔵庫 §

~ The Refrigerator Story ~

風化 - 生




君之前



(佐櫻向,現代文,悲向)


滴答........滴答.......時針與分針跳動的聲音格外地清晰,並且越來越大聲,如果聲音是一個密封的盒子,那鐘的聲音就是完全充滿這盒子的水。


他幾乎什麼也聽不見,只剩下單調的聲音在腦袋裡敲擊著神經。


時間在一分一秒流失,像一顆一顆的沙粒在沙漏的上層與下層重複性的掉落、掉落再掉落。


對他而言那只是一連串的數字,而且不斷不斷地增加。如何去記清楚從那時到現在,到底經過了幾分幾秒,甚至於幾月幾年?


過了多久,他記不得了。說真的,他早已無心去記,也早已無法計算。


他想,或許記不得也是種幸福吧?因為他所經歷的,如海岸邊的沙怎麼掏也掏不盡,怎麼數也數不盡。


『汪洋的海啊,是累積了多少人的淚水呢?』每當他看著湛藍的海洋時,腦中總是浮現出她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那時她是什麼表情?是不是有點寂寞?還是悲傷?他已經想不起來了。


他最喜歡看她的側臉,尤其是略顯寂寞的時候。




些微的曙光從兩面窗簾間透了進來,在地上形成一道亮光。


簾子被照得有些透明,他一動也不動地躺在床上,雙眼吃力地睜開,眼前有些模糊。


稍稍用力便從床上坐起,晃了晃神智不清的腦袋,他頭一次睡得如此沉,有些不太適應。甚至以為再也醒不過來似的,他自嘲地笑著,這是不可能的事。


無論怎樣都不可能呢。


一個轉身,腳輕輕地觸碰到冰冷的地磚,一股冷意從趾間傳到頭頂。全身僵了好一會,在腳底適應冰冷而失去知覺時,他走向方形的窗,拉開了簾子,恰好能望見平靜無波的海面,露出半顆頭的太陽將海面照得通紅通紅,黃色的半圓形球體的邊緣發出淡淡的光暈,有如天使光環那般的神聖感。他痴痴地望著宛如畫一般的景色,看著看著竟出了神。直到耳邊傳來鳥兒吱喳的叫聲,才從短暫的空白中驚醒。


他緩緩走下樓,屋子裡安靜得只剩下他赤腳走下樓梯的聲響。抬頭仰望著掛在牆上銀色的圓形時鐘。


外圍的框架上銀白色的漆已斑駁了一大半,黑色的內層醜陋地暴露在空氣中。裡頭的時針與分針已不再移動,維持著六點十五分的位置。電池的電力早已耗盡,只是他怎麼也不肯替換新的進去,只是淡漠地盯著反光的鐘面。


看著。


就只是看著。


如果這雙眼擁有魔法,那麼他就能用這雙眼看見,當時他們一起掛上這銀鐘的情景。


黑色的瞳孔隱藏著淡淡的情感,只是連他自己也不懂。看不清,也摸不透。


走進浴室,轉開水龍頭,自來水嘩啦嘩啦地湧出。他沉默的用雙手舀起一大把朝自己的臉上潑灑,將那些莫名的情緒也一併洗淨。不一會,一張濕淋淋的面孔倒映在鏡面,看著自己憔悴的俊容,他依舊面無表情地撇過頭,伸手抓起掛在一旁慣用的毛巾擦拭。


重新掛起毛巾,隨意地搔了搔凌亂的髮,默默地走出浴室。


在踏出門口前,他的視線略帶眷戀地停留在架上另一條與自己白色毛巾相同款式的粉色毛巾。鮮豔的色彩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附在上面的厚厚灰塵。


他穿上黑色涼鞋,不再回首。朝著門外的世界,踏出第一步。



::《歲歲年年,時間帶走了我記憶裡的妳》::


TBC.


後記:


這是2010年寫的作品,也是我自己很喜歡的一個系列,靈感來自於.....現在說就破梗了,等哪天完結之後再提吧唔呼呼。


希望大家在閱讀的時候可以放點哀傷的音樂,運用一點想像力跟著我的文字走,畫面就會呈現在你眼前喔。


順帶一提,這系列並沒有你想像中這麼平凡,我是說真的。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