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蔵庫 §

~ The Refrigerator Story ~

Familiar strangers-佐助篇(中)




00


突然非常非常地後悔,後悔當初做了那樣的決定、後悔用了這樣的術、後悔改變了歷史。


妳不在的話,誰都沒辦法填補我心中的缺口。


啊啊,妳不在的話......


01


宇智波佐助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習慣了這樣虛假的生活,每天跟著小隊出任務,然後回到家之後依然是獨自一人。


彷彿回到那個充滿血腥味的夜晚,他發誓要成為復仇者的那晚。


這個家真的好大好大,大到他內心充滿了空虛感,但卻又說不上來。就像活了這麼多年,每天每天都在呼吸空氣卻摸不到看不透感覺不到空氣的存在。


是啊是習慣了,習慣只有一個人的家。


很諷刺的是,他已經完全沒有當初那樣深層的仇恨了,因為哥哥還活著,他並不是一個人。對於這點他並不是那麼後悔使用這個未知的術。


但是儘管如此,他還是不禁會想到春野櫻,那個曾經愛笑愛哭的女孩。


來到這個世界以後,他再也沒有見過春野櫻的笑容,過去的回憶像一陣風快速且不帶痕跡地掠過他的眼前。


只有那麼一瞬間,卻清晰地、深刻地映在他心坎裡。







『告訴妳喔小櫻!我跟佐助分在同一個小隊了!』


『噢,恭喜妳啊。』


那時的他躲在他們身後的樹叢後面,聽到春野櫻的回答他忍不住火氣都上來了。






『........喂,妳為什麼要那麼說?』他只是想知道、想知道眼前不願意抬起頭看他的這個女孩,到底還是不是以前的春野櫻、是不是還是以前那個跟在他身後笑著喊他名字的春野櫻。


那樣說好像不希望和他分在同一個小隊似的。


佐助第一次這麼希望,如果小櫻還喜歡這自己該有多好。明明以前都覺得她只是個煩人的傢伙。


接著少女大喊著要自己離開,佐助感到更加地氣憤。


『.......什麼啊,說不認識.....明明就知道我是誰不是嗎?』明明就知道我是誰.....


我還記得妳、但妳卻完全不認得我了嗎?就連聲音也......


他突然有種衝動想扳過她的臉,逼著她認出自己,然後大喊著「我是佐助、宇智波佐助!!妳曾經喜歡的那個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佐助覺得自己真的是很自私的傢伙,從前覺得她厭煩,現在卻又想讓她回復到從前那樣,然而又因為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憤怒。


這不是你所期望的結局嗎?煩人的春野櫻已經完全不認得你、不再來干擾你的生活了,你應該高興才是。


心底有個聲音沉沉地說。


「.....閉嘴......」他低聲道。


什麼都不能夠取代昔日的她。


「閉嘴!!!」宇智波佐助一拳打在一旁的牆上,接著緩緩滑坐在地上,彷彿全身力氣都失去了。


他該怎麼做.....


「該死....」突然很期望妳能回到我身邊、突然很希望有個人能溫柔的抱著他、更希望那個人是再也回不來的春野櫻。


有什麼東西哽在他的喉頭,他發現自己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


02


宇智波佐助攤在戶外的大樹下,靜靜的盯著天空。


天空看起來陰陰鬱鬱的,整個世界也蒙上了一層灰暗,包括自己。


這樣的生活,到底、到底是少了什麼呢?宇智波佐助就算想破頭也想不出來,現在他的腦袋一片混濁,宛如一片死水,一顆心浮浮沉沉究竟何時才能安穩?


瞬間,一抹模糊的粉色在他的腦海中閃過,他開始思考那柔和色彩的主人是誰。


頭漸漸痛了起來,但是內心似乎有另一個自己在逼迫他必須想出那個人到底是誰!


(粉紅.....櫻花...櫻....春野櫻?!)


(春野櫻.....是誰啊?)


下一秒佐助猛然從草地上坐起,全身發著冷汗,一雙墨黑色的眼睛瞪得老大。


他剛剛想到了什麼?春野櫻!是誰!?


天殺的他怎麼會忘記春野櫻是誰?!


宇智波佐助突然開始害怕了,好像有什麼漸漸從他身體裡、從他的生命中抽離。難道從現在開始才是這個術真正的副作用嗎?


最糟糕的情況是,他正漸漸忘記春野櫻是誰。


他的手開始顫抖。沒錯,他會忘記春野櫻、忘記原本的第七班、忘記曾經有過的生活,這個術在強迫把人融入這個世界。


真是要命的副作用!神不知鬼不覺的,要讓他這個唯一知道這虛偽世界真相的人也忘記事實嗎?他媽的夠狠!


他不能夠被同化!!!


下意識地狂奔回家,發瘋似地尋找任何和春野櫻有關的東西,什麼都好,拜託,什麼都好!


然而終於當他筋疲力竭地滑坐在地,他才想起來,他根本沒有任何有關春野櫻的東西,甚至唯一的小組相片,正中間那個笑得燦爛的女孩也早就不是她了。


早就不是。


那相片中的笑容像是在嘲笑過往不珍惜同伴的自己。


啊啊,名門出身又具備聰明才智的他居然也有不知所措的時候。他突然想起,自己似乎從來沒有關心過她......不只是她,還有他身邊曾經關心過他的人。一直以來他總是滿腦子想著復仇,對於其他人事物漠不關心,到頭來會導致孤獨的原因是他自己先拒絕別人的。


宇智波佐助心裡感到莫名煩躁,卻又不知該如何是好,彷彿又嗅到了當年那股寂寞的氣味,越來越濃。他漸漸沉溺在那股淡淡的哀傷之中,陷入深深的睡眠。


他甚至忘了自己在哭。


03


宇智波佐助做了一件連他自己也覺得愚蠢到極點的事情。


他開始每天寫春野櫻的名字、回想她的樣子、想她的聲音、在家裡各個角落用便利貼貼滿她的名字,搞得自己跟變態劃上等號。


為什麼不去找春野櫻本人呢?是啊為什麼呢,連他自己也找不到原因。


啊,答案或許是有的,只是怕說出原因讓自己丟臉。因為啊,總不能衝到她面前直說:請讓我照張相之類的話吧,要是真那樣做,恐怕她會先被自己嚇走吧。


佐助苦笑著,現在的春野櫻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倔強的女孩了。






「......助...」


「....助...佐助...」什麼啊,到底誰在叫他。


不耐煩地轉過頭,迎面而來的是一年四季都一臉靠不住的上忍旗木卡卡西。


「幹嘛。」是肯定句而不是疑問句。


「不要這麼無情嘛,陪我喝一杯如何?」卡卡西依然漾起笑道。


「不要。」這混蛋教師,也不想想自己的學生才12歲啊。


「好吧,其實是有件事情要告訴你。」銀髮老師搔搔頭,換來佐助一記白眼。


「有事快說。」


「這個嘛,因為上次任務結束的時候我忘記告訴你們,我已經替你們報名中忍考試了。」卡卡西說著說著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寫著密密麻麻條約的紙遞給他。


佐助略微顫抖地接過單子。


「我認為你們已經進步許多,甚至我覺得你已經快超越我了也說不定,佐助。」卡卡西沒有看露他剛才的反應,卻神態自若地繼續說下去,但佐助已經完全聽不進去他說什麼了。


應該說是已經慌得失去思考能力。


中忍考試,那就意味著會再一次遇到大蛇丸、再一次得到咒印,然後又要走向那不歸路嗎?


但如果不照著既定的規則去走,不知道又會改變什麼他不願意去改變的事情。


難道他就只能一直被這個術所玩弄、擺佈嗎?


「.....佐助,之後就得靠你自己了。」當他回過神的時候,看見的是卡卡西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準備離去的背影。


「.......等等。」


卡卡西頓了頓腳步回過身,臉上的表情彷彿已經預料到他會叫住自己一樣,不過宇智波佐助完全沒空閒去理會他。


「一下就好,我們談談吧,卡卡西。」


04


將一切都告訴眼前看起來慵懶的上忍老師之後,不知怎麼的宇智波佐助覺得肩上的重量似乎輕了一點。


不過也只有那麼一點點。


當然,佐助省略了自己為了復仇而離開木葉之後的事情,天知道卡卡西聽到這樣的話之後會採取什麼行動。


沒想到說完後卡卡西並沒有露出太驚訝的表情,這點倒是在他意料之外。


在一陣很長很長的沉默,甚至久到佐助以為坐在他身旁的男人已經變成石頭被風化了,卡卡西終於開了口:「原來世界上還有這麼神奇的事情,我活了這麼大年紀都還沒有聽說過。」然後似乎還伴隨著一陣很淺很淺的嘆息。


「.....你的看法呢?」佐助決定單刀直入,他現在急需要答案。


「嘛,你這麼說我也沒有任何頭緒。更何況這是你闖下的禍吧,佐助。」卡卡西意味深長地瞥了他一眼。


他無言以對,只能故作倔強地撇過頭。


「你說本來在我們小隊裡的是一個叫春野櫻的女孩吧?」聽見了關鍵字,佐助輕應了一聲。


「總之我會留意她的,另外也請你去蒐集一下關於你"不慎"使用的那個術的相關訊息,順便觀察一下周圍還有沒有其他被竄改的地方。」卡卡西站起身來拍拍褲子,然後從口袋裡掏出那本黃色小說。


該死的卡卡西,還故意加重"不慎"兩個字。


佐助瞪了他一眼:「是啊,你遲到的習慣依然沒有改變呢。」如此諷刺道。


卡卡西聳了聳肩,用瞬身術離開了他的視線。佐助也起身準備返家。


這時突如其來的一陣狂風把一張紙吹到他的臉上,他用手拿下它,赫然發現這正是中忍考試的報名同意書。


「請還給我。」熟悉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宇智波佐助愣了愣,用非常非常緩慢的速度轉頭。


春野櫻就站在那裡,離他不算太遠也沒有太近的距離。


從前是他刻意築起一道牆不讓任何人靠近,甚至是她也一樣,而如今,卻是妳在防著我嗎?


佐助不知為何地感到有點胸悶。


然後踩著僵硬的腳步緩緩走向她,試著不讓她看出自己現在的心情。接過單子的春野櫻盯著紙張看了一會,很小聲很小聲的說了句謝謝。


短短的兩個字深深的刺進他的心裡。


「妳要參加中忍考試?」看見她轉身要走,不知為什麼他就是想留下她。是害怕他隔天一覺醒來就不記得她了嗎?


宇智波佐助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這麼在乎春野櫻這個人,但是有時他又想,如果他真的忘記過去的一切,過著這樣虛假的生活,那個女孩也不必再為自己哭了吧?


他搖搖頭,一想到這樣的結局他就有一股發自內心的寒意從頭頂冷到腳底。如果他們一開始就不認識,他也不必這麼痛苦地去記得這一切。但是事實卻不是這樣,他發現他沒辦法接受一個原本就認識的人突然要從他生命中離開,何況那個人還是她。






然而在受到春野櫻的一陣冷嘲熱諷過後,宇智波佐助才感受到,原來被人冷漠對待的感受是如此難受。


佐助暗自下了決定,哪怕要妳永遠從我生命中離去,我也必須保護妳。


而關於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歡春野櫻的問題,他不敢去想。因為如果認真的去思考,會發現自己很多時候其實都在想著和她有關的事情。


或許連旁人也看得出來吧。


摸了摸折起來放在口袋裡的同意書,他決定參加中忍考試。


但是這次,可不會再讓大蛇丸這傢伙得逞了。他勾起嘴角。


因為現在在這具身體裡的,可是十五歲的自己呢。


不會輸的。






TBC.


《每天想一百次妳的名字,因為我不能夠容許它們在我生命裡消失。》


後記:

這系列我自己越寫越喜歡是真的,而且我也打算將它寫成多重結局,不過還不知道該怎麼寫就是了。

搞得很像戀愛RPG一樣嘖wwwwww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