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蔵庫 §

~ The Refrigerator Story ~

童話,蘋果,大雜燴 02




童話,蘋果,大雜燴 02



這世上許多奇怪的事情無奇不有,對七歲的春野櫻而言,這句話正是凸顯了她現在的心情。



她出生在一個不怎麼富有的家庭,老媽不知去向,沒出息的臭老爸只是打打零工,平常不是喝酒就是在看一本名為親熱天堂的不良書刊,使得她小小年紀就要出去賣身.......啊不是,是賣火柴。



不過她也很好奇,老爸是怎麼找到工作的呢?應該說,那些老闆怎麼會雇用自己的邋塌老爸呢?



老爸看起來一副靠不住的樣子,只會傻傻的笑,沒有什麼才能。會的,也只是很爛很爛的木工,爛到坐他做的椅子會摔斷腿ˋ睡他做的床會摔到腦震盪ˋ用他做的櫃子東西會被偷。不過東西會被偷好像不是她父親的錯........總之,她的父親是個沒有什麼才能,整天遊手好閒的人。



值得慶幸的是,她的父親對她很好,不曾虐待過她。



但是你們會問,既然沒有虐待她,為什麼這樣的大冷天她要冒著生命危險,在空無一人的街上賣火柴?



那是因為小櫻她太孝順了,看到這麼不成才的父親,身為一家之主的他居然這麼頹廢,為了支付家中的支出,她不得已只好提早踏入社會,在大街上賣賣不出去的火柴。



其實小櫻有考慮要不要轉行賣保險,只是因為這個城鎮實在是太安逸了,保險公司一家一家倒,所以到最後她打消了這個念頭。



這就是"賣火柴的小女孩"故事的由來。(作:真的相信的人,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由於她怕丟臉,於是用紅頭巾將自己的粉髮包了起來,這就是"小紅帽"的由來。(作:當然,這也是假的。)



曾有其他小孩用雪球扔她ˋ用樹枝戳她ˋ放火燒她.......喂喂,那樣早死了。



所以她一直認為大家都鄙視她ˋ討厭她。



然而眼前這臭屁男孩和他的家人讓她覺得有點不適應。



當這臭屁男孩背著她光明正大(?)的從後門溜進宮殿的時候,老實說她確實嚇了一跳。



(沒想到他不是說著玩的.......)小櫻在心裡驚嘆著。好大好大的房子喔,應該是她家的十倍......喔不,說不定有五十倍。



但是讓她更驚訝的是,他的家人不但沒有趕她走,甚至還待她甚好。給她乾淨又保暖的衣服穿,甚至還邀請她和他們同桌吃飯。



「喂,妳發什麼呆?」佐助的聲音讓小櫻從幻想中醒來。



「啊?歐.....沒事。」她坐在地毯上手裡拿著剛泡好的熱牛奶,眼睛忙碌地四處張望,活像個鄉巴佬。不,其實她本來就是。



佐助看著她有趣的樣子嘴角忍不住上揚了五公分。



(看來撿到好玩的東西了.......)



「如何?跟我來是對的吧?」佐助盤腿坐在床上,這是他的房間。請別想歪,他們只是在房間喝牛奶純聊天罷了。



「唔....嗯.....」她點點頭,小小的吸了一口牛奶。唔,還有點燙。小櫻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繡著蕾絲的裙子,自己是第一次穿這麼漂亮的衣服呢,沒想到在有生之年能穿到貴族穿的衣服,窩在又大又舒服的房子裡,還有熱呼呼的牛奶可以喝,現在讓她死她也甘願了。



春野櫻突然心血來潮地有點想哭。



「妳為什麼穿得這麼破又在這種鬼天氣賣火柴?」佐助看著她道,腦中不自主地浮現出她和火柴說話的蠢樣。



「........因為我爸爸不成才,所以我要幫忙賺錢。」天底下有哪個女兒會說自己的父親不成才的啊?佐助想著。



「既然這樣妳就別回去了,住在這裡吧。」宇智波佐助笑容又加深了。



「為什麼?」小櫻抱著杯子屁股往後挪了幾公分,用防衛的眼神看著他。



「妳以為我要幹嘛?」他看起來這麼變態嗎?佐助無奈地說。



「可....可是,從前根本沒有人會對我這麼好.....」看到她的人都會叫她走開,或是拿東西丟她,從沒有人帶她遠離寒冷,更沒有人給她東西吃還給她衣服穿。



佐助的臉沉了下來,莫約兩秒,他放下杯子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走向她。



小櫻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接著佐助慢慢蹲了下來,他的眼睛直直地盯著她。



「如果這世界上沒有人給妳溫暖的話,」他的手搭上她的肩,一字一句緩緩說著。



「那麼,我就當第一個給妳溫暖的人。」佐助自信地笑著,另一隻手驕傲的指著自己。



「有人敢欺負妳,我就用十倍的力量奉還給他。」小櫻愣愣地看著他,第一個說要給自己溫暖的人。



「所以.....?」小櫻微微皺眉問道。



「所以妳要留下來,對吧?」他說。難道都講得這麼明白了她還不懂嗎?佐助心想。



「呃...可是要先問過我爸......」小櫻怯怯地說。要是老爸回到家找不到她那可慘了。



其實慘的會是她老爸而不是她,如果小櫻沒回家,那個生活白癡的老爸大概就等著餓死了。然後隔天木葉日報就會有一篇報導:一名中年大叔因為天氣過冷加上過度飢餓而死在自家宅內。更悲慘的不是刊在頭版而是娛樂版的小角落。



春野櫻突然覺得自己的父親好可憐。



「沒問題,待會我馬上叫人寫信送過去。」佐助笑著說。



「呃......還有我的火柴......」小櫻輕輕抬起一隻手。



「我剛才說過會全部買下來的,這點沒問題。」反正那些火柴也不值多少錢。



「呃....我在家裡有東西沒拿......」伸出兩根手指。



「我叫人載我們到妳家拿就好。」看妳還有什麼問題。



「呃呃.....那個.....」佐助看著她嘴角在抽蓄就覺得好想笑。



「還有什麼問題嗎?」



「可以放開我嗎?我肩膀麻掉了.......」小櫻尷尬地笑著,手指了指佐助壓住她的雙手。



佐助愣了愣,連忙鬆開雙手。



「咳咳...抱歉。這樣妳能留下了吧?」佐助咳了兩聲道。他不知道還有什麼問題能讓她不留下的。



「嗯........喔,還有一個。」小櫻歪歪小腦袋想了想道。



「還有?」佐助皺了眉,「妳問題還真多。」



「嗯,我想知道為什麼。」小櫻純真地笑著。



「為什麼?」他不懂,雙手抱胸問。



「嗯,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為什麼一見面就說要給我溫暖?為什麼一見面就給我吃給我穿?甚至還要我留下來。



「喔?妳想知道為什麼?」佐助眼裡閃過一絲笑意,他從她手中奪過乳白色的杯子放在地上,拉起她的手就往樓下走。



「等....等等,你要做什麼?」小櫻任由他拉著,腳步踉蹌地踩下階梯。



「等會妳就知道了。」他沒有回頭,只是快速地走著。



穿過了長廊,經過無數個大大小小的房間,最後到了大廳,兩個人踩在紅色的地毯上。



「母親大人!就是她了!」佐助把她從身後拉到自己旁邊。



「真的真的?啊~~佐助,媽媽我實在是太感動了!」坐在寶座上的王后不知道從哪裡抽出手帕啜泣著,眼裡還泛著淚光。



「咦?等....等等!現在是怎麼了?你剛剛那是什麼意思?」小櫻驚慌地甩開他的手,四處張望。



「那麼,明早就派人通知她父親吧!喔對了,要趕快通知全國人民這個消息才行!」皇后黑色的秀髮不停晃啊晃。



「喂喂,你倒是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啊!」小櫻扯著佐助的衣袖道。



佐助帶著一臉【我贏了】的表情轉頭看著她。
































「從現在開始妳就是我的未婚妻,請多指教啦,春野櫻。」佐助頗有趣味地盯著她。



「什麼----!!!!!!」



宇智波殿內傳出一陣慘叫聲。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