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蔵庫 §

~ The Refrigerator Story ~

童話,蘋果,大雜燴 01


2014/02/12 新增封面


童話,蘋果,大雜燴 01



有人說,童話只不過是一個故事。



但是,如果哪天童話成真了,那該如何是好?













木葉村寒冷的冬天,氣溫總是像在冰箱上層生活一樣,連打個噴嚏鼻水都會結成冰柱,因此木葉醫院在冬天時常有大批病患湧入,並不是因為感冒,而是因為這個有點丟臉的原因。



先不去理會有多少人得了感冒還是被車輾過送進了醫院,畢竟那不是這個故事的重點。



在飄著雪的大街上此時空無一人,宛如死城一般沉靜的空氣,有個瘦小的人影正呼吸著刺鼻的空氣。



看起來不到十歲的小女孩頭上戴著紅色的頭巾,在下巴的地方很隨便的打了個結,有點像牙痛敷冰塊的包法。



她環抱身軀,在這樣冷的天氣裡她卻穿著白色的短裙,身體止不住的發抖,口中呼出白色的霧氣,一次又一次。



手臂上掛著一個竹籃,裡面放滿了一盒一盒的火柴。



「嗚......一個人也沒有......」翠綠的眼睛眨了眨,往下看了看多到滿出來的火柴盒。



「這麼冷的天.....沒人出門...是...是要我.....賣......賣給誰啊....」吸了吸鼻涕,腦中浮現出那位父親翻閱小說的死嘴臉.......不對,父親從沒讓她看過他面罩底下的樣子啊?這樣要怎麼想像呢?



(居然連想像都沒辦法......真悲哀啊我.......)小女孩想著想著頭上冒出了一堆彎曲的線條。



穿著破舊紅色雨鞋的腳陷入雪地中,小女孩使盡力氣走著。



「嗚......肚子好餓.....」另一手撫著空空的肚子,小女孩走到一棟建築物的牆邊無力的坐了下來。



「來點根火柴取暖吧......」說著說著她從籃子裡抽出一盒火柴,開始點了起來。



「啪嚓!」點燃的火柴發出鮮豔的火光,和一點點的溫暖。



「好餓......咦?這是......」小女孩的面前出現了模糊的食物,若隱若現。



「大餐耶~~」小女孩的眼睛為之一亮,但突然火柴唰的一聲熄滅了,大餐也隨之消失。



她臉上頓時被失望所覆蓋。



「啊,沒了。」她盯著被燒得焦黑的火柴頭喃喃道。伸手又從盒子拿出一根火柴。



「既然我都要死了,那就讓我再多看幾次食物的樣子吧。」小女孩許了一個極為悲慘的願望。



「啪嚓!」火柴再度被點燃,然而出現在眼前的並不是剛才的大餐,而是戴著面罩的銀髮男子。



「爸ˋ爸爸?!」小女孩驚呼一聲。



『你好,現在我人不在家,我出去玩個幾天再回來,沒事請不要留言謝謝。』畫面中的男子微微笑著還一邊揮手。(這時代已經能用數位影像留言了喔?)



「茲.....」火柴瞬間被小女孩摔在雪地上而熄滅,發出茲茲的聲音。



女孩還踩了它幾腳,頭上冒出井字記號,憤恨不平的走回牆邊坐下。



「搞什麼啊,居然給我跑出去玩,叫我在這賣火柴........開什麼玩笑啊。」女孩一邊碎碎念一邊抽出第三根火柴。



「啪嚓!」第三根火柴點燃了。



但是什麼也沒出現,只有黃橘色和藍色的火焰在跳動著,女孩不解的歪著頭。



「怎麼什麼都沒有?該不會連上帝也放棄我了吧?」她低下頭。



突然女孩眼前出現模糊的人影。



「咦咦?有個人出現了。」沒看過這個人啊?女孩這麼想。



「喂,妳在這裡做什麼?」人影漸漸地清晰了起來,甚至還對她說話。



「哇?!說話了!」女孩嚇了一跳。



「難道我不能說話嗎?」人影好像有點不高興。



(不過剛剛那個幻影老爸也說話了......)



(難道這是傳說中人死前會看見的幻影嗎?)女孩有點淒涼地歪著頭。



「咦?不過你的臉怎麼長這樣啊,火柴先生?」因為影像晃來晃去地讓女孩看不清楚。



「喂!妳這是什麼意思?!」人影雙手插著腰很不爽的樣子說。



「對不起對不起嘛!火柴先生。」她連忙揮手道聲對不起。這年頭的幻影怎麼都這麼有生命力啊?小女孩這麼想著。



她低頭望了一眼還在燃燒的火柴說:「啊,火柴好像快燒完了,我們要說再見了火柴先生。很高興認識你。」



女孩有點落寞的對著人影揮了揮手,然後順手將快要熄滅的火柴丟到雪地上。



「呼.....雖然有點兇,但是火柴先生還是個好人啊.......」她故作悲傷地揉了揉眼睛。



下一秒,女孩又抽出一根火柴,臉上還掛著燦爛的笑容,彷彿剛才悲傷的離別只是一聲屁。



「那麼再來一根吧。」會這麼爽快的點下一根火柴的原因是,女孩認為點下一根火柴,火柴先生就會再出現。



但當她正要點火柴的那瞬間,火柴先生的聲音又再次在她耳邊響起。



「喂,妳在幹嘛啊?」



「咦?火柴先生?」我還沒點火柴耶?女孩想著並四處張望,最後目光聚集在手上的火柴。



「欸,妳是白痴嗎?前面啦!」被聲音這麼一喊,女孩終於朝自己的前方望去。



看見的是一雙穿著靴子的腳。



女孩愣了愣。視線往上移了移。

































是一個看起來年紀和自己差不多的小男孩,他正用鄙視的眼神看著自己。



那輪廓有點像剛才的火柴先生耶?



女孩眨了眨眼,然後開口。



「你ˋ你是火柴先生嗎?」火柴先生是她隨便取的蠢名字。



「什麼火柴先生,那種聽起來有點弱智的才不是我的名字。」男孩眨了眨黑色的眸子。



「那不然你叫什麼?」女孩皺皺眉頭問。



「我不想告訴妳。」男孩撇過頭去。



「好吧,那我只好繼續叫你火柴先生了。」不講名字還跩得跟什麼一樣,怪傢伙。女孩想,一邊將火柴盒收回籃子裡,接著站起身拍了拍裙子轉身就走。



「再見,火柴先生。」男孩愣愣地看著女孩轉身走人,幾秒後才反應,皺起眉頭跟了上去。








「喂,妳要去哪?」男孩說話了。



「去尋找下一個牆角等著安詳的凍死。」女孩頭也不回的扔下一句話,自顧自的繼續走著。這就是所謂的下一站天堂嗎?女孩哀傷地想。



「............」男孩囧了幾秒繼續問。



「妳剛才在做什麼?」



「跟一個我以為是幻影卻不是幻影的傢伙說話。」這語氣嗆得很。



「............」



「妳對我的臉有什麼偏見嗎?」男孩持續跟著女孩在雪地上行走。



「沒有。」女孩依舊不肯回頭跟他說話。



「............喂,妳那是什麼態度?」男孩有點不耐煩了。



「...........」這回換女孩沉默了。



「.......妳到底要去哪啊?妳的家呢?妳沒有家人嗎?」過了幾秒,男孩再度打破沉默。



「.............」



「.......欸,妳怎麼穿得這麼破......」



「碰。」正當男孩打算一直問下去的時候,女孩倒了下去。



「........咦?」他似乎還搞不清楚狀況,盯著倒在雪地裡的女孩腦中一片空白。



女孩一動也不動。































「咦咦咦咦?!妳ˋ妳沒事吧?喂!」下一秒男孩像發瘋似的開始搖晃女孩的肩膀。



「............」除了男孩自己急促的呼吸聲外,一片死寂。



「喂喂,妳不要死在這裡啊!喂!」

















「沙沙。」女孩的頭突然從雪地裡抬起,一臉昏昏欲睡的樣子看著驚慌失措的男孩。



「..........?!」男孩定格,看著她。



「呼哇~」女孩打了個哈欠。



「喂!妳搞什麼?!」男孩差點昏倒,重新調整好姿勢後大喊。



搞什麼啊,還以為她死了。



「你不知道嗎?裝死遊戲。」女孩理所當然地說,一雙大眼還無辜地眨了眨。



「............」這傢伙是智商有問題還是怎樣?



男孩臉上冒出黑線。



「不好玩嗎?好吧,我是因為又冷又餓所以才會貧血昏倒。」她從地上爬了起來,一副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拍著身上的雪。



既然如此早點講不就好了嗎?男孩心想。



「.....喂。」男孩又開口。



「我不叫喂。」女孩埋怨地瞪著他。



「.......那,妳叫什麼?」男孩將雙手插進口袋裡。



「我不想告訴你。」她很故意地學他剛才說話的方式。



男孩皺了皺眉。



女孩漫不經心的瞥了他一眼:「好吧,我叫春野櫻。」



男孩聽到女孩說出了名字,表情突然柔和了起來,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微笑。



「吶,春野櫻,要不要跟我回去?」



「你想做什麼?」女孩抱著自己的身體警戒地看著他。



「喂喂!幹嘛啊?!我又沒有要對妳怎樣!」



「不然呢?」女孩問。



「跟我回去的話有大餐可以吃,也有溫暖的衣服可以穿喔。怎麼樣?」他驕傲地挺起胸。



「可是我得把這些火柴賣完才行.........」



「別管那些火柴了,妳繼續在街上晃只會死掉而已。」這些火柴到底有多重要?



「可是......」女孩很堅守崗位,雙手不知所措地絞著裙子。



「........不然這樣吧?妳跟我回去,這些火柴我就全部買下來。」男孩思索了幾秒道。



沒錯,既然她這麼在乎這籃火柴,那我就全部買下來就沒事了吧?



「好啊,我跟你走吧。」沒想到出乎意料地乾脆。



「..............」



「那走吧。」男孩很順地抓起她的手就走。



「呃.......可是我腳餓到沒力了,你能不能揹我?」女孩停了下來,男孩無奈的回頭看著她。



「..........唉,上來吧。」怎麼有人這麼厚臉皮啊?男孩一邊想著一邊蹲下身子。



「嗯。」女孩笑著搭上男孩的肩。














「欸。」



「幹嘛,小櫻?」



「喂,誰讓你叫我小櫻的?」



「............」



「算了,隨便你叫。」不早講喔?男孩在心裡囧RZ。



「吶,你還沒跟我說你的名字。」男孩背著女孩在雪地裡走著。



「........宇智波佐助,妳最好牢牢記住這名字。」



「怎麼聽起來像是魚翅佐醋?」女孩偷笑。



「喂,不准笑我的名字。我的家族可是非常高貴的。」男孩說。



「為什麼?」女孩不明所以。



「因為我的家族正是這個國家的統治者,」男孩停下腳步,回頭對著趴在自己背上的女孩道。
































「而我,宇智波佐助,則是這個國家的二王子。」女孩發現,他眼中閃爍著異常的光芒。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