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蔵庫 §

~ The Refrigerator Story ~

Familiar strangers-佐助篇(上)




Familiar strangers-佐助篇(上)





好像這一切都是謊言。



但傷口卻痛入心坎裡,逼得你不得不去承認這一切都是真的。



00



黑暗的室內,只有微弱的火光搖曳著,兩道黑影佇立在那。



「這是大蛇丸大人要我交給你的,不過我想,對你來說這應該是最沒用的東西吧。」兜笑著推了推眼鏡,神秘兮兮地將一個破損的卷軸交給他。



接下卷軸,宇智波佐助突然有種奇異的錯覺,忽然四周都安靜了下來,只聽見自己略快的心跳聲和呼吸聲。他試圖讓自己清醒過來。



「這是什麼?」宇智波佐助以不信任的眼光看了他兩眼。看他這副模樣,八成又有什麼陰謀了。



「不知道,沒有人知道。」兜理所當然的說,他看見宇智波佐助皺了眉。不知道功用的術為什麼大蛇丸還想要留著?



「因為沒有人使用過,或是說,有一個人用過,但.....」







「.....那個人從此失去了音訊。」他輕輕地笑著,看著宇智波佐助漸漸凝重的眼神,他接著說:「你一定在想,為什麼這麼危險的術,卻有人想使用呢?」



「..........」少年不語。



「那是因為這個術,有個秘密......」兜悄悄在佐助耳畔說了些什麼,只見他眼神黯淡了下來,墨黑色的光流在眼裡轉著,隨後便恢復成以往冷冽的視線。



那對他來說,無疑是最危險卻又最憧憬的夢幻。



01



直到在失去最重要的兄長和得知滅族真相之後,宇智波佐助才在恍惚中想起這神秘的陳舊卷軸。



(這個術,有個秘密......)腦中響起兜曾經說過的話,握著卷軸的手又更緊了些。



(它能呈現你心中最嚮往的現實。)一字一句不斷地重複。



「最嚮往的....現實.....」他輕聲地說。



過去曾經使用這術的人,現在還活著嗎?他又是為了什麼而使用這個術的?



他最想看見的,是什麼呢?他所失去的.....想要擁有的......全部、全部都要拿到手。如果世界上有神的話.......如果是神奪走了他最珍貴的東西,他會不顧一切代價,絕對要討回來。



毀掉宇智波一族的,讓他失去摯愛兄長的,奪走父母親生命的,全部殺掉,只要殺掉那些人,就算自己的雙手染上鮮血,就算自己會陷入永遠的黑暗,他所想的,一切都會成真。



就算自己倒映在那雙翠綠眼眸裡的身影是醜陋的,就算會被全世界唾棄,也要不惜一切得到手。



(但是,有個代價.....想挽回什麼,你就得付出和它對等價值的東西....)



(在你心中,不管你願不願意承認,一定會有你最不想失去、最珍貴的某樣東西....)



「如果你能實現我的願望......」那麼,我的一切都給你吧!不管你是要這雙眼,這雙手,還是這顆心臟,全部都拿去吧!



(你必須要先失去,才能再次擁有。)



反正已經什麼都不剩了,所以你要帶走什麼,我一點都不在乎,即使是某些永遠換不回的東西。



身體自動地結起印,然後他那孤寂的背影緩緩地向後倒下。



在失去意識之前,他腦中所想的,除了哥哥除了父母,是那個少女的回眸一笑。



他想再次沉浸在過去溫暖的時光。



02



從深層的昏厥中清醒,宇智波佐助無力地自床上坐起,四周是一片黑暗,剩下月光從窗戶柔柔地透入室內,一陣風襲來吹起了白色的窗簾,一切是如此的靜謐。



「........!!」少年猛然抬起頭,慌忙地躍下床,推開房門跑向大廳。



唰的一聲拉開紙門,地板上那怵目驚心的血跡依然留在那。瞬間,他全身的血液彷彿全都凝固了,他緩緩地跪在冰冷的木製地板上,倚著牆,他舉起拳頭一次又一次搥打著地面。



「可惡!!!」他咬緊下唇,發出咒罵聲。



他失敗了。父母並沒有回來,這個術並沒有帶他回到更過去的時間。



為什麼?



「什麼回到最嚮往的現實......根本是騙人的!」那他回來有什麼意義?家族還是無法倖免於被滅門的事實。但是.....



少年突然想到一件事。



(這麼說,鼬還活著吧?)宇智波佐助停下動作,愣愣地笑了,很空虛地笑著。



至少哥哥還活著,至少他還有救回哥哥的性命,就算一個人也好。



他鬆了一口氣,無力地癱軟在地。



(原來所謂的代價......是族人們和爸媽的性命嗎....?)



03



幾天下來,宇智波佐助終於發現哪裡不對勁。



已經漸漸熟悉過去的生活,一切還是照舊,該有的一樣沒少,唯獨一件事改變了。那就是整天黏在他身後的春野櫻換成了更纏人的山中井野。



他起先還沒有去在意這件事,但後來他越發越覺得事情很怪異。



「.....那麼,接著是第七班,漩渦鳴人、山中井野、宇智波佐助。」伊魯卡老師拿著名單念出每個人的名字。



(什麼?)佐助突然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除了自己和漩渦鳴人外,居然是山中井野而不是春野櫻。佐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猛然轉過頭,赫然發現坐在身邊的人並不是小櫻,而是井野。



(什麼時候換的?)



甚至他差點舉起手來問:那春野櫻呢?那份名單是錯的吧?第七小隊裡不該有山中井野,應該是春野櫻才對吧?



他沒有說出口。或是說,他沒有那個資格說,應該在這組裡的人"是誰"。



他只是偶然地被帶到這裡,回到曾經的時光、曾經帶著光芒的歲月。也許這只是個幻術、也許這只是個虛幻的世界,過沒多久就會崩壞的空間,因此他根本無須去在意到底是誰取代了她的位子。



但是目光還是不自覺地去尋找她的身影,終於在教室最角落的座位上發現了春野櫻。



這個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難道既定的事實也會改變嗎?宇智波佐助陷入深深的思索中。



04



已經好幾天沒看見春野櫻了,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新小隊編成之後大家就各分東西了,自然沒機會見面。



和春野櫻一起渡過的時光成了一段不存在的歷史,是從未發生過的。沒有人會為了從來就沒有過的事情煩惱,但是為什麼大家都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呢?為什麼他沒有遺忘這段過去?



宇智波佐助不是那種會一再回憶過去而裹足不前的人,這點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



但......胸口好悶....有什麼緊緊地壓迫他的心臟。



(這個術的副作用是會造成歷史錯亂嗎?還是.......)



他雖然試著再次使用這個術,但遺憾的是半點作用也沒有,他茫然地盯著自己的雙手。或許這個術只能使用一次.......他不禁這麼想。



自己希望的,真的是這樣的結局嗎?只為了救回哥哥.......那些珍貴的時光都不在了,這麼做的意義在哪?宇智波佐助已經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去思考了。



閉上眼,少女甜美的笑靨像柔軟的雲朵將他包覆,清晰地映在他心底,再也消不去。



《哪怕是一個眼神,我都希望妳能想起。》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