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蔵庫 §

~ The Refrigerator Story ~

Familiar strangers(中)




Familiar strangers(中)




01



「小櫻.....小櫻......」井野哭喪著臉跪在髒髒的泥地上,抓著她的衣服用哽咽的聲音小聲地說。



春野櫻覺得胸口一陣悶痛。



「佐助他.....佐助他......咒印...嗚.....」一向給自己的感覺是多麼陽光的井野居然哭得不成人樣,春野櫻有點驚訝,又有點不可思議地把手輕輕覆在她顫抖的手上。



「沒事的井野,那些人都被佐助打跑了,不會有事的。」櫻蹲了下來,讓視線和井野同高。她發現井野恐懼不安的神情有種莫名的熟悉感,眨了眨眼,她必須冷靜下來,如果連她都感到不安那井野該怎麼辦呢?



「可是....剛才的佐助......好可怕......那個眼神....」井野強忍著淚水斷斷續續地說,春野櫻從忍具包裡拿出小瓶的水倒了些在自己新買的手帕上,輕輕地替井野擦拭傷口。



「.......放心吧,我和我的組員會一起留在這裡,直到你們回復精神,把傷口清乾淨上藥之後就先睡吧。」春野櫻看了看沾了髒汙和血漬的手帕皺了皺眉,隨手將它扔在地上,讓井野躺平後說了聲晚安。



「謝謝妳,小櫻。」井野因為臉上的瘀青而笑得有些僵硬,春野櫻點點頭後離開樹洞。



跳上一旁粗大的樹根,她坐在上面小憩,順便回想剛才所發生的事情。



沒幾個小時便發生了許多事,比如說.......井野的小隊被一個很強很強的人襲擊了,而佐助脖子上有三個黑色的勾玉,井野說那是那個男人留下的咒印,鳴人則是沒什麼大礙,只是因為太疲勞所以昏睡著。還好自己的小隊經過附近,一起將三個想殺掉佐助的考生擊退。



比如......井野為了救他們兩個而割斷了長髮,她想起井野曾說過佐助喜歡長頭髮的女生,所以一直一直都捨不得剪。她還記得井野雀躍的表情,儘管那只是傳言而不是真的。



『井野,為什麼妳要留長髮呢?』春野櫻歪著頭不解地問。



『喔,因為佐助喜歡啊。』井野偷偷朝自己笑,掩著嘴說小聲點不要被人家聽到。



『噢.......』她僵硬地點頭,眨了眨綠色的大眼,她伸手把兩旁的髮絲拉到前面。



唔,好短呢。不用力點拉根本沒辦法看到頭髮,春野櫻被自己扯得有點痛。



『那,妳為什麼要留長髮呢,小櫻?』抬起頭,井野一副很好奇的表情湊近自己。



對喔,為什麼自己也想留長髮呢?



『嗯.......不知道耶,井野妳幫我想想吧?』春野櫻將食指抵在下巴想了想。



『難道妳也喜歡佐助?』井野嘟起嘴用[妳是我的情敵]的表情看著她,春野櫻揮揮手說:『怎麼可能呢?我說過對他沒感覺了吧?』



『喔....也是。』井野想想也對,於是很快地打消這個念頭。



『嘛!沒關係!等我頭髮長長之後就去跟佐助告白吧!』井野笑得好開心,春野櫻微微笑著點頭。



『嗯,祝妳告白成功。』







春野櫻有些洩氣地抱住雙腳,蜷曲在樹根上,把頭埋進膝間。



(都這樣了,還說什麼要告白呢。)春野櫻覺得井野很傻。真可惜啊,那樣漂亮的長髮在一瞬間就被自己親手斬斷了。



什麼宇智波佐助,開口閉口都是宇智波佐助,他有這麼偉大嗎?為了他,妳什麼都能做吧?井野。



總覺得一切一切都好熟悉,可是她卻說不上來。春野櫻小小聲地啜泣,很用力很用力的把聲音壓低。噢,因為大家都累了ˋ睡了,不可以吵醒大家,這是只有身為最弱小的妳能做的事。



春野櫻甚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哭,不是為了那個高傲的宇智波佐助,不是為了自己的好友井野,但也不是為了這麼沒用的自己。



到底ˋ到底是為什麼要哭呢?她覺得胸口好悶好痛。為了把音量減到最小,她伸手摀住自己的口鼻,喉嚨有點痛痛的,想停止哭泣卻又做不到,眼淚像是誰忘了關上水龍頭不停地不停地湧出,春野櫻覺得自己好沒用,連停止哭泣的力量都沒有。



春野櫻完全沒有發覺是自己忘了拴緊水龍頭的。



02



宇智波佐助走了,離開木葉。



完全沒有任何預警地走了,井野在自己房間裡哭了好久好久,好像要把身體裡的水分全都流乾似的不停地哭,哭到沒力氣了,睡了一覺醒來後又是繼續啜泣,春野櫻只能坐在一旁輕拍她的背,什麼也做不到。



某天早上醒來在吃早餐的時候母親說門外有人找妳,於是春野櫻想也沒想地就走去開門,沒想到看到的是站在自家門前臉上掛著數不清的淚痕的井野。



春野櫻還沒有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後來井野在櫻家住了好幾天,而家裡也少掉了好幾包衛生紙,垃圾桶裡裝滿了井野哭過的痕跡。



聽井野說,宇智波佐助是為了追求力量而離開的。井野說了好多好多關於宇智波佐助的事,像是如果不全部說給她聽以後就沒機會似的不停地說ˋ說ˋ說,一張嘴沒有間斷地開闔,春野櫻聽得有點暈。



佐助....佐助.......佐助...佐助......好多好多雜亂的訊息在春野櫻的腦袋裡亂竄,她覺得身體好熱。



春野櫻有些不耐煩地打斷她:「井野,妳先休息,我去沖個澡。」之後輕聲地離開房間。



「嗚.....嗚嗚.......」用淋浴的水聲掩蓋住自己的哭聲,春野櫻坐在浴室的塑膠椅上,全身被水柱沖濕,粉色的長髮遮住她的表情,溼漉漉地貼在她的臉頰上ˋ肩膀上。



春野櫻在宇智波佐助走後的第一天哭了。



臉上分不清是淚水還是從蓮蓬頭噴出的水柱,春野櫻環抱自己的身體哭得好慘。



心臟像是被人痛擊似的,每跳動一次就疼得讓她整個人縮成一團,春野櫻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為了一個陌生人哭得這麼淒慘,她努力地說服自己,一定是因為井野在她面前這麼用力地哭,所以她才會連帶地跟著想哭。



春野櫻覺得自己在碰到宇智波佐助之後就變得好奇怪,明明就不熟悉的一個人為什麼總是能讓她產生各種連她都不曉得的情感。



她確確實實的不認識宇智波佐助,卻為了宇智波佐助將眼淚用力地擠了出來。



03



自從春野櫻成了背景角色後,就再也沒有人罵她是個沒用的拖油瓶ˋ固執的女主角諸類,因為自己連主角都算不上呢。一個舉無輕重的人,再怎麼弱小再怎麼沒用也不會有人去注意的吧?她就像一幅畫裡多出來的一筆,只要輕輕擦掉就行,一點重要性都沒有。



因為想過著平凡的生活,因為不想招惹麻煩,所以春野櫻只想當個影子。活在耀眼的光之下的影子。



每個人總是看著光明,卻忘了在那之後的黑影。



宇智波離開後,過了許久井野才又再度展開笑容,拉著她的手往火影的辦公室走去。



「小櫻,我們一起拜綱手為師吧!我想要變強,把他帶回來!」井野用堅定的眼神看著她,閃爍著她驚人的意志力。



變強。



把他帶回來。



好熟悉好熟悉,感覺就像是自己靈魂的一部份。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在那裏,只是她一直沒發現,而井野把它從她心底最深處挖了出來。有什麼東西狠狠的戳進春野櫻的心裡,好似曾經有誰說過這麼一句話。



春野櫻恍神了,淚水積在眼眶裡打轉,她始終沒有哭出來。



《就算那不再是妳,禁錮在妳靈魂中的東西卻永遠不會消失。》



04



春野櫻坐在樹蔭下閉眼凝聚著查克拉,淡藍色的光芒圍繞在她四周,緋色的髮絲飄在空中,她輕輕蹙起眉,散發出的查克拉又比方才更多了些。



「那...那個.....」有道細小的聲音在她身旁響起,春野櫻微微張開右眼,瞥向一旁的少女。



溫柔的乳白色雙眼正擔心地看著自己,深藍的短髮閃著大海般的光澤,雙手緊握著垂放在胸前。



「怎麼了,雛田?」春野櫻眨眨眼,不解地看著雛田。



「那個......小櫻妳已經坐了兩個小時.....要不要休息一下?」雛田白色的眼睛裡映著自己的倒影,春野櫻愣了愣,真的有這麼久嗎?



「兩個小時?」櫻稍稍張大了翠綠色的眼睛,手中結的印絲毫沒有放鬆,只有查克拉稍微減弱了些。



「是...是的....」雛田點點頭。



「是嗎......但我沒有很累,待會再休息吧。」春野櫻微笑道,閉上眼重新凝聚查克拉。



「但是.....」「我說~小櫻,妳也該休息了吧?」櫻張開眼,井野正從遠處走來,手中拿著三瓶飲料。



「我說了沒有很累啊.....」春野櫻皺眉,「啊啊~少給我頂嘴!虧我特地去買了飲料耶,給我休息啦!休息!」井野嘟著嘴一把抓住她的手將飲料罐塞進她手裡,凝聚的查克拉頓時消散。



「唔.......」春野櫻略嫌不滿地瞪著自己手裡冒著水珠的飲料,伸出手啪地將它打開,然後仰頭一口喝下。



冰涼的液體從舌尖到喉嚨蔓延到整個身體,刺激感讓她瞇起了眼,深深吐了口氣。



「怎樣?放鬆一下也是好的吧?喔,雛田妳也別站在那,坐下坐下。」井野一屁股在她身邊坐下,對著還呆站在一旁的雛田招招手。



「井野和.....小櫻都好努力呢.......」雛田斷斷續續地說,把飲料拿近了一些。



「妳不也是嗎?雛田,妳進步很多呢。」井野舔了舔沾到嘴邊的果汁笑著道,而春野櫻則是什麼都沒說,只是靜靜地看著雛田清秀的臉。



(嗯.....她好像喜歡鳴人吧?)春野櫻暗自想著,雙手把飲料拿靠近自己嘴邊,卻沒有喝下去。



鳴人是她屈指可數的朋友之一,一個口口聲聲說喜歡自己的傻瓜。其實春野櫻不明白他為什麼會喜歡自己,條件比她好的女孩多的是,何況自己又是這麼不起眼,他怎麼發現自己的呢?



『吶,鳴人是怎麼發現我的?』



『蛤?因為妳就在這裡啊。』



『那......你為什麼喜歡我?』



『哈哈!因為小櫻就是小櫻啊!』



鳴人的笑容彷彿可以融化一切的不安和恐懼,雖然詞不達意卻讓春野櫻稍稍安心了一些。



為自己喜歡的人默默付出,在背後支持著他,害自己受傷,春野櫻覺得雛田和井野一樣,都好傻啊。甚至,是眼前這個傻傻喜歡自己的漩渦鳴人。



可是春野櫻同時也佩服她們的勇氣,因為那是自己絕對做不到的。春野櫻只是個自私固執又膽小的小角色,她從來就沒有想過是為了誰活下去,從來就沒有過那種守護自己心愛之人的悸動。



妳好懦弱好無能啊,春野櫻。她總是這樣嘲笑自己。看啊,雛田和井野的背影多麼耀眼啊,而妳的卻是那樣灰暗又混濁,怎麼能比得上人家呢?春野櫻。除了流淚和哭泣,妳能做些什麼啊春野櫻?



「.....就是說啊,诶?小櫻妳怎麼啦?」井野和雛田說著說著便注意到屈膝坐在兩人中間,將腦袋埋在膝間的春野櫻。



她搖搖頭,兩旁的髮絲摩擦著她的膝蓋:「沒什麼.....只是有點睏....或許真的是練習太久了吧...」春野櫻疲憊地抬起頭乾笑著。春野櫻又說謊了。



「我就說嘛!過度的練習會有反效果的。對了,待會再教教我怎麼控制查克拉吧!我還是沒辦法這麼持久地控制呢。」井野不甘心地歪歪嘴。



「嗯。」春野櫻微微點頭。不知道為什麼,她只有在控制查克拉這方面稍微有點心得。或許是老天爺可憐她,所以給了她這麼一個派不上什麼用場的能力。



沒關係,反正她一直以來都沒有想變強過。因為,變強了有什麼用呢?對春野櫻而言,強不強並不是最重要的。



如果這樣懦弱的自己能帶給別人幸福,那麼就讓她做些什麼吧!至少讓自己覺得她並不是真的這麼沒用。



「井野ˋ雛田,我們來修練吧。」春野櫻很溫柔地笑著。



05



在宇智波佐助還沒離開木葉之前,春野櫻一直都很小心翼翼地躲著宇智波佐助。



原因是什麼她不清楚,或許是自己怕生的個性,又或許是不想惹麻煩,甚至宇智波佐助的一切一切都讓春野櫻感到恐懼。



那是個未知數,如果越接近他,未來的許多許多事情都會變得不一樣了。春野櫻現在才發現自己害怕的其實是改變,而不是那個眼神很銳利很可怕的宇智波佐助。



因為她是個喜歡安於現狀的人,所以內心有個聲音在告訴她不可以跟宇智波佐助靠太近ˋ不可以跟宇智波佐助說話。不可以不可以.........但是春野櫻不知為什麼本能就是想接近他,就這樣內心像在拔河般拉拉扯扯,有時她會難過地想賞自己一巴掌,或是找個耳塞看看能不能把心裡那道討人厭的聲音消除,到最後她依舊什麼也沒做。



但是從他去到某個離木葉很遠很遠的地方後,春野櫻忽然發現她的生命裡空了好大好大的位置。不必每天躲著宇智波佐助ˋ不必在乎心裡的那個聲音,讓她覺得放鬆了一些,卻沒辦法揮去那個空虛的感覺。



就像放在她房間桌上的那小缸金魚,某天不小心弄破了,金魚死了,從此之後裡面就再也沒有東西游來游去擺尾巴那樣,平時一直都存在的東西,久而久之妳就習慣了它的存在,而哪天它突然消失了妳才發現,少了它心裡就不踏實。



春野櫻對宇智波佐助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情,然而就算他不在了,春野櫻每天早上起床還是會腦袋放空,想著那個有著墨黑色眼睛的少年是誰。



因為習慣了。



有時春野櫻會做個奇怪的夢。夢裡有她還有宇智波佐助ˋ爽朗大笑的鳴人,和一個銀髮的上忍老師一起出任務,好溫馨好快樂的夢,在那裡永遠都不會感到無聊,夢裡的她好滿足好滿足,彷彿只要有他們在,就擁有了全世界。



她喜歡那個夢,每天晚上就寢時都期待著夢的延續。接下來會去哪出任務呢?是護送商隊?還是保護公主?亦或是抓小貓?



很神奇的是,春野櫻發現這個夢並沒有重複,每晚每晚都是不同的夢境。



春野櫻覺得再也不孤單了,因為夢裡的大家都和她在一起。令她有些驚訝的是,夢裡的她喜歡那個少年,為他哭泣為他笑,想保護他而費盡心思,甚至和井野反目成仇。



但是不可以,春野櫻。那只是個夢。妳從沒和佐助鳴人一起出任務,而妳甚至不認識那個銀髮的老師。



夢終究只是個夢。春野櫻某天在清晨醒來,口中喃喃自語道。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