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蔵庫 §

~ The Refrigerator Story ~

Familiar strangers(上)



Familiar strangers(上)



01



春野櫻從一開始就不認識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聽說是個有名的望族,實際上,對她這種平凡不過的人來說,這個名號是碰也碰不得的。就像在夜晚她望著又大又圓的月亮,伸出小手胡亂揮一通抓也抓不到那樣遙不可及。



反正就這樣一直不認識也好,因為怎麼勾也勾不著。



春野櫻那時七歲。



偶然看見在街上發送報紙的哥哥姐姐們她好奇地問:『吶吶,你們是忍者嗎?』



『嗯!雖然只是個下忍,但是以後我會成為上忍喔!』『噢...』眼前的大哥哥爽朗的笑著。小櫻大大的眼睛直瞪著他那反射著太陽光的銀色護額小小聲地驚嘆。



小櫻也想當忍者。



當她在餐桌上大聲說出這個願望時,爸爸媽媽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女兒。



『小櫻為什麼想當忍者呢?』報名了忍者學校,媽媽替小櫻準備東西的時候不解地問。而小櫻坐在床邊晃著腳丫子。



她晃了晃腦袋,粉紅色的短髮擺了幾下:『因為很酷吶!』說完漾起了笑容,露出白白的牙齒,門牙旁邊少了一顆牙。



其實春野櫻到現在還不明白當初自己為何要當忍者。



不知道呢。



不過沒關係,就像換掉的牙齒一樣很快就會長出來,她也很快就能得到答案的。



02



「吱呀吱呀...」鞦韆擺盪著,春野櫻的身體晃呀晃,小小的腳不時蹬一下土黃色的泥地,然後鞦韆就盪得更高,她也笑得開懷。



今天是第一天上學,現在是放學時間,而春野櫻還留在學校裡。



學校好棒,老師也很親切,春野櫻想,再過不久就能交到新朋友了吧?人生啊人生,怎麼一切都這麼美好呢?



春野櫻嘻嘻笑著,直到眼前出現一道黑色的影子。



她愣了愣,原本踢得高高的腳停了下來,鞦韆擺動的幅度越來越小,最後動也不動了。



春野櫻直直看著這個小男孩。黑色的眼睛,像琉璃珠一樣靈活地轉動著;墨色的頭髮,尾端微微翹起,春野櫻望著他望得出神,沒發現對方也正看著自己。



怎麼會有這麼熟悉的感覺呢?



「喂,妳--」面無表情的小男孩說話了,春野櫻嚇了一跳,左右張望了下。



「咦?我嗎?」伸出手指著自己,她問。



「不然還有誰?」



「噢......對喔。」春野櫻愣愣地點頭,男孩的眉頭皺了一下,似乎認為自己是笨蛋。



「......喂,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妳?」男孩嘟起嘴巴問,夕陽染上他的臉,紅通通的,她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腦中就這麼浮現出番茄的樣子。春野櫻記起自己並不喜歡番茄。



「噢,我不認識你啊。」春野櫻搖搖頭,頭髮搔得她臉頰好癢,她沒有伸手去抓。



男孩的臉沉了下來,春野櫻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是眨了眨眼睛。「.....喔。」他小小聲地說,小櫻差點聽不見他說什麼。可惜聲音看不見,不然春野櫻就可以拿出舊舊的放大鏡看看他到底說了什麼。



好可惜好可惜。



「......啊,時間不早了,我要回家了。」小櫻跳下鞦韆的木板,老舊的繩子又吱呀了幾聲,她拍了拍紅色的裙子,正準備要離開時抬頭看見那個男孩還站在那,一雙墨色的眼睛冷冷地看著她。



「........」春野櫻呆呆地看著他,然後漾起了笑對他說:「那,掰掰,呃.....陌生人。」小櫻揮揮手,因為不知道他的名字而想了幾秒,隨即用陌生人這三個字帶過。



陌生人。



正要回過頭男孩又叫住她。



「........我叫宇智波佐助。」「蛤?」春野櫻奇怪地看著他。



「不認識的話,從現在開始認識就好了。」男孩好似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走過她身旁,嘴裡說著她聽不懂的話。



現在開始認識,那還不算太晚。因為我們還有很多很多青春可以揮霍。



「再見。」不等她回答,宇智波佐助逕自走向校門,頭也不回地說。影子被拉得好長好長,比她的身高還要長很多。



「............」她說不出話。有什麼東西哽在喉嚨,小櫻下意識地用手摸摸脖子。



噢,什麼都沒有呢。那麼這種感覺又是什麼呢?



直到宇智波佐助的身影消失在學校裡,春野櫻依舊呆愣愣地站在原地。



春野櫻不認識宇智波佐助。



03



小櫻認識了一個鵝黃色頭髮的女孩。



「妳好,我叫井野。」小女孩伸出手說,笑容好亮好甜,小櫻想太陽大概也沒有這麼刺眼呢。



「噢,妳好。我叫小櫻。」春野櫻愣愣地回握她的手,嘴角勾起微笑。



「果然。」井野一副[早就猜到了]的表情,小櫻歪了歪頭。她都還不認識她,怎麼會提前知道她的名字?



「因為妳的頭髮是粉紅色的嘛。」井野很所當然地笑著,伸出手玩弄她的劉海。臉頰又癢呼呼的,嗯,這樣的感覺還不壞。



「喔~~」小櫻恍然大悟地發出長音,然後呵呵笑著。



因為是粉紅色的咯。



04



井野喜歡佐助。春野櫻後來知道了這個小秘密。



只有她們兩人知道的小秘密。



「噓~這是秘密喔。」井野紅著臉,手指抵在嘴唇上小小聲地說。彷彿全世界只有那個男孩才是最重要的。



「噢......」小櫻呆愣愣地點頭。所以不管怎樣都不能說出去,就算是媽媽爸爸還是學校老師,也都不能說對吧?



井野頓了頓,隨後挑起細細的眉毛問:「什麼噢?妳不喜歡佐助嗎?」井野疑問的表情像是在說不喜歡宇智波佐助是什麼怪事似的。



「不喜歡很奇怪嗎?」小櫻抓了抓手臂,昨天晚上被蚊子咬的地方腫了起來,癢得讓她受不了。



「嗯,很奇怪。」井野很認真地點頭,接著小手就這麼附上她的額頭,另一隻手則貼著自己的。



「咦?井野妳怎麼了?」「我在看妳有沒有發燒。」「我發燒了嗎?」「............」



然後井野就會猛戳她的額頭說:妳做為忍者怎麼老是一副沒睡飽的呆樣?



「佐助是名門喔!長得帥功課又好呢。」井野停下手指攻擊,一副陶醉在幻想世界的神情雙手合十在頰邊來回磨蹭。



「噢.......不知道,我對他沒感覺。」她看著井野不正常的舉動,只是淡淡地這麼說。



沒感覺。



之後的幾天,井野完完全全的把自己當成神經病。而春野櫻只是呵呵笑著,什麼也沒說。



05



春野櫻十二歲,頭上綁著井野送的紅色緞帶,視野能看得更廣了,臉頰也不會再被騷得癢呼呼的,春野櫻覺得這沒什麼不好。



這天伊魯卡老師公佈了新的小隊名單,井野被分到和佐助同個小隊,而自己則是被分到其他的隊裡去。



「告訴妳喔小櫻!我跟佐助分在同一個小隊了!」井野放學後扯著自己的手又叫又跳的。胸口感到熱熱的,只是春野櫻不清楚那是什麼感覺。



「噢,恭喜妳啊。」春野櫻露出微笑祝賀自己的好友,雖然她不覺得這有什麼好高興的,但是總不能潑朋友冷水吧?



妳看她那副狂喜的表情,她怎麼能說出口呢?不行的不行的春野櫻,她是妳最好的朋友啊。



恭喜妳。



才開口,三個字就從她嘴裡飛了出來。為什麼為什麼呢,這是她本來想說的話嗎?



「井野,今天我答應媽媽要提早回家,再見。」慌亂地找了個藉口脫開井野的雙手,等不及井野的答覆轉身逃了開來。



春野櫻在涼椅上坐了下來,全身縮成一團,低下頭將雙手埋入粉色的髮絲間。



為什麼呢?自己怎麼會說出那種話呢?



為什麼胸口的地方有灼熱感呢?明明覺得沒什麼的...........



明明就對他沒感覺的.......













「喂。」一道低沉的聲音嚇到了春野櫻。她猛然抬起頭,只看見一個人站在她面前,背對著陽光,她看不清那人是誰。



春野櫻再次低下頭,用雙手撐起額頭,不發一語。



「...........」她只覺得好煩ˋ好煩,什麼都不想管。她第一次覺得這麼不舒服,像是有東西在心裡猛烈地碰撞想要衝出來。



「喂......妳....怎麼了?」那人原本想說些什麼,中間卻頓了一會才繼續說下去。可能是看見她的樣子不對勁才如此,可惜現下的春野櫻完全沒那個心情去理會眼前這個連臉都看不清楚的人怎樣了。



「.............」她再次地沉默,連抬頭都懶得。



「........喂,妳為什麼要那麼說?」



「------」春野櫻的嘴一開一合,像風聲般細微的聲音傳入空氣中便消逝了,完全沒傳到那人的耳裡。



春野櫻只感覺到眼前的傢伙又往自己靠近了一些,似乎是想聽清楚她在說什麼。



她覺得很煩躁。



「........走開...」終於,她很困難地吐出兩個字。眼前的人好像正要蹲下查看她的情況,而在聽到她這麼一說動作便頓了下,就這麼停住了。



「......我說走開!我又不認識你!少來管閒事!」春野櫻放聲大喊,雙手緊緊攢住紅色的裙襬。



「............什麼啊,說不認識.....明明就知道我是誰不是嗎?」聲音有些憤怒的說著,擋在自己面前遮住陽光的身影離開了,再接著是有些沉重的腳步聲。



春野櫻沒有抬起頭。



過了很久很久之後,她才從涼椅上起身,四處張望了下,卻誰也看不到了。



而春野櫻直到很久很久的以後都不知道那究竟是誰。



06



春野櫻十二歲。



以為一切都結束了,然而這只是個開始。



井野離自己越來越遠了,她很清楚。原因她也知道,全是因為那個什麼助的。



這是件很奇怪的事,明明每天都有一大群女生吱吱喳喳在討論關於宇智波佐助怎樣怎樣的,但她卻老記不得他的名字。



早上醒來第一件事,不是盥洗吃早餐接著去學校,而是一臉睡眼惺忪地呆坐在床上,腦中迷迷糊糊的,只想起好友井野喜歡的那個人的名字。



這是她每天的功課。



宇智波......宇智波.........宇智波什麼?



而春野櫻不知道為什麼,早上醒來就是要複習一遍,那個從以前到現在講話不超過三次的人的名字。而當每晚就寢之後,像是在夢中就會自動將他的名字刪除似的,隔天早上醒來好多好多的字在腦袋裡轉,卻怎麼也拼不出宇智波佐助幾個字。



惹得井野有時候也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了,已經重複告訴她好幾次他的名字了,為什麼春野櫻總是神經接不上那樣一副茫然的樣子呢?



(對了.......)春野櫻將忍具包綁在腿上,理了理長髮,踏出家門時朝屋裡喊了聲我出門了。



今天還要執行任務呢。



(那個人......到底叫什麼來著?)揉了揉眼睛,朝著集合方向走去,春野櫻還是沒有想起來他叫什麼。



07



井野說,喜歡一個人的感覺,就是當那個人的名字在腦海裡浮現,心裡就會暖呼呼的;想起那個人的樣貌,心跳就會不由自主的加速,噗通噗通地像是每跳動一次都在加深喜歡他的感覺。



春野櫻想著宇智波佐助的名字和模糊的容顏,將手掌心按在胸口。



沒有井野說的那種暖流,也沒有心跳加速,只有輕快的節奏在跳動著。



春野櫻輕輕地嘆息,那表示自己沒有喜歡宇智波佐助吧?



(還好,還好沒有喜歡宇智波佐助。)春野櫻心底某個聲音說著。



噢,還好自己沒有盲目地喜歡上那個高傲的男孩,就像井野和其他女孩一樣。



因為春野櫻覺得,如果喜歡上宇智波佐助,她的世界就會有什麼東西在碎裂ˋ消失。所以春野櫻絕對絕對不能喜歡他。



春野櫻輕輕地笑了,很輕很輕,沒有任何人看見。



08



「那麼,我已經替你們報名中忍考試了,回去好好修練懂嗎?」春野櫻漫不經心地聽著指導老師的話,一手捲著自己的頭髮。



「尤其是妳,小櫻。雖然不想這麼說,不過妳的實力還需要再加強。」「是.....」就算聽見老師的訓話,她也面無表情地回答。



(總覺得以前不是這樣的呢........)



有什麼東西在心裡翻滾沸騰著,可是春野櫻不知道是什麼。



「解散!」老師一揮手,大家就像風一樣迅速的消失在原地,捲起一圈圈的白煙,剩下春野櫻還留在那,手上拿著中忍考試的報名單。



眼裡什麼都容不下,連她自己也搞不清她在想什麼了。



突然一陣狂風把手中的白紙吹到好高好高的地方,春野櫻來不及伸手去抓,按住自己的裙襬看著表單越飛越遠。



而有隻手輕鬆地就接住了那張紙。「喂,這是妳的?」春野櫻轉頭一看,反射性的眉頭一皺。



是那個宇智波什麼助的。



「嗯,請還給我。」她朝他伸出手,春野櫻一定沒想到自己的表情此時此刻有多冷漠。



「...........」宇智波佐助的眼神閃動了一下,默默地走向自己,將單子遞給她。



春野櫻接過單子看了幾秒,小聲地說了聲謝謝轉身就想離開。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想跟他在一起,哪怕只有一秒鐘。



「妳真的打算參加?」宇智波佐助冷冷地說。



「想不參加也沒辦法,中忍考試需要三個人一起。」而且老師也已經報名了。春野櫻突然很討厭中忍考試需要三人一組參加的規則。



「憑妳這樣的實力麼?」春野櫻眉頭鎖得更緊了。原來,原來這傢伙也只是想要嘲笑自己罷了。



弱又怎麼樣呢?如果很弱的話,就能永遠當個配角了,也能省掉很多麻煩事。



所以春野櫻不討厭這樣沒用的自己,只要當個默默的ˋ無聲的背景角色就夠了。因為心裡有個聲音在告訴她,再努力也是沒用的。



所以啊,只要躲在角落就不會有人發現了。



「......倒是你來這裡做什麼?不會只是想幫我撿張沒用的紙順便嘲笑我的吧?」春野櫻勾起嘴角,將手上的報名表折好塞進衣服裡,她沒有回過身正視他說話。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讓她能對同屆裡第一名的他這麼說話。



反正只是又多一個人來鄙視她而已,這種人的話不值得聽。噢,對喔,他是那個有名的宇智波呢,不過就算再有名也是一樣的。



「.......剛好路過,而且,我沒有嘲笑妳的意思。」她看不見他的表情,也不想好奇去看他臉上是什麼樣的神情。



春野櫻覺得莫名地想笑。將這種異樣的心情壓下,她只想趕快離開這裡,跟他扯上關係絕對沒好事。像這種被女孩們包圍的傢伙,只要被人看見她跟他在一起就會被罵得像罪人一樣。



因為不想惹麻煩咯,春野櫻知道女孩子是不好惹的。



「........那種事怎樣都好。」丟下這句話,春野櫻用瞬身術離開,連聲再見也沒說。



要是再也不見就好了。



但是真的再也見不到好嗎?有個聲音低低地說著。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